吳得掂將教師在觀塘學位註冊組門外「拉客」歪曲成「老師主動外展接觸學生」。然而,據筆者了解,部份學校派出的「經紀」,乃月入萬餘元的教學助理,非常額正規教師。如是,吳得掂之說固然不攻自破,更重要整件事反映出當前教育界存在著嚴重的階級壓迫。

同事 A 入職時主要負責照顧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隨著學期已告尾聲,適值收生旺季,A 近日連續多天被派往觀塘招攬新來港學童。消息人士透露,A 曾一度向上司投訴,但苦無成效。一名待人友善的年輕女子,收入僅夠糊口,合約行將屆滿 (校方無意來年續約),竟被一群坐在冷氣房、月入至少兩三萬的所謂學校高層頤指氣使,有功教師領,有鑊自己揹,這不是階級壓迫是什麼?

請緊記,學校高層打算招攬,是新來港學童,是大陸人。換句話說,在中、港勢不兩立之下,他們選擇了向中國獻媚。何以他們親中叛港?說到底還是為了錢。

中共祖師毛澤東曾說:「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身處今日香港,進行捍衛本土權益的族群鬥爭,同時即是進行階級鬥爭。因為是階級鬥爭,中產、專業人士注定不會支持。縱使支持,也不過是象徵式行禮如儀,非真的作出激烈抗爭行動。要掟磚?要坐牢?不太好吧,頂多選舉時投票給之鋒哥、王維基。

筆者不知同事 A 政治立場為何,只知越是堅持本土抗爭,什麼高層、權貴越早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