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最新一集【星期五檔案】以「預設醫療指示」(Advance Directive)為題,值得一看。我認為大家應該平日就好好思考生死問題,及早覺悟。特別趁我們現在仍然清醒,自己仍有決斷能力,我們不妨思考一下,萬一自己病入膏肓,進入迷迷糊糊不清醒的狀態,我們希望家人和醫護人員怎樣處理?

「預設醫療指示」是指一個人在仍然清醒有能力作決定的時候,就自己一旦病至末期不醒人事,預先向醫療人員作出治療方式的指示。舉一個例,我今天這一刻無病,或者我雖然得到一個病但仍然清醒,我預計到有一天我的病情會進入末期,並且陷入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態,我擔心我去到這階段如果醫生繼續施救,只會徒添我的痛苦。我倒不如趁我現在清醒就去簽署一份法律文件,指示醫生將來當我病情進入末期而昏迷時,不要再提供維持生命的措拖(包括取消插喉餵食或移走輔助呼吸機等),任由我自然地死去。這就是普通法下具法律效力的「預設醫療指示」。

「預設醫療指示」的好處可從病人、家人、社會整體三個方面去討論。首先,從病人角度去看,病人自主,意義重大。生命是自己的,怎樣救,自己決定。有時「救」的意義,未定一定解作勉強維持生命。讓自己活得有尊嚴,死去時舒適安祥,都是「救」的一種方法,或稱之為解脫。

「預設治療指示」的好處對家人來講,就是避免家人難做。假如病人沒有事先作出「預設治療指示」,當病人進入病情末期的昏迷狀態時,醫生便會請來家人徵詢其意見。是否繼續施救和維持病人生命,還是撤去維持生命措施,病人昏迷了,醫生要是問不到病人,便會以直系家人的意願為依歸。這對家人來說,是艱難的決定。家人未必清楚病人的意願。而不管家人作出甚麼決定,將來都有機會感到難堪。如果家人這一刻決定繼續施救,將來可能便因為白白增加病人的痛苦而難過。如果家人這一刻決定放棄維持病人生命,將來又或許會因為當初沒有要求醫生盡力搶救而後悔。要是家庭成員之間有一個統一意志都還好。但實況時,好多家庭到了這一刻,會出現嚴重意見分歧,甚至在醫院吵大架。事先做好「預設治療指示」,就可以免得家人難做。

最後我要講講「預設醫療指示」對社會整體的好處。醫生及護士,有其專業操守,自然不會當面跟病人或其家屬講出「醫番都晒藥費」這種涼薄說話。醫生不會講,但客觀現實卻是如此。公共醫療資源非常珍貴,一個半死的植物人,躺在醫院病牀,醫院繼續施救或勉強維持其生命,講得好聽是「盡力拯救每條生命,等待奇蹟出現」;講得難聽是「不斷虛耗公共資源,浪費大家時間」。當然,我不是說要輕視生命,眼白白見死不救。但人如果到了高齡,或者患了某些疾病而走到末期,的確標誌著這個人的人生已走到盡頭。該放手時就放手,方便自己,方便別人。人活時但求活得自在,人要走時亦走得逍遙。既然人死後,甚麼財物都帶不走,那麼我們趁清醒時預先作出醫療指示,臨死時免卻無謂的救治,騰出珍貴的公共醫療資源讓其他人有機會救活,又何樂而不為?

總結

【星期五檔案】將一位女病人由家人陪同下找醫生簽署「預設醫療指示」文件的過程拍攝出來。我們平常人未必會特登去簽這種文件,但至少我們應該盡早思考,及早覺悟。一旦想通了,便將自己「預設醫療指示」的意向直接跟家人說,再跟相熟的親戚朋友說,甚或公開地跟大眾說。讓大家都清楚你知道意向,一旦你突然不幸進入末期病的昏迷狀態,家人要代行你的意願時,亦不會徬徨。有公立醫院護士向我透露,病人簽署「預設醫療指示」文件的情況不普遍,因為社會欠缺宣傳,亦沒有人會夠膽向病人提出不如簽署這種文件。適逢【星期五檔案】出街,我們可以加強討論,形成社會氣氛,讓病人自己想通,自己主動提出「預設醫療指示」的意願,事情便好辦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