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半年前新東補選既時候,楊岳橋賣既形像係清新既泛民。到梁天琦選情看漲時候,佢刻意同天琦做成良性互動,令大家留有幻想空間,以為係勇武本土之外,新生代既泛民可以另闢蹊徑,搵到另一條有利香港發展既政治路線。所以佢險勝之後,大家對佢都係「聽其言,觀其行」,睇下佢可以點樣係泛民之內,帶出新景象。

高鐵硬闖財委會,楊岳橋帶個大聲公入場,連拉多幾秒既作用都無,但係一眾泛民前輩,圍住佢俾佢發言既相,就成為左某類報章既頭版,彷彿香港抗爭史,又邁進新既里程碑。實際上,楊岳橋手持大聲公,未又係換湯不換藥,擺出抗爭姿態,但係繼續俾政府予攜予取,毫無作用。誠然,當時情況亦唔容許楊岳橋有其他行動,所以笑佢兩句就算,唔會因此針對佢。後來直接牽涉議會既爭議性議題較小,亦冇機會睇佢既反應。

但係醫改一役,卻係顯示出楊岳橋既諗法,同其他泛民分別唔大。連一向被視為建制派既梁家騮都明白,一係就唔好反對,一係就拉布拉盡,唔好淨係拉反對既議案,就連同會期既文件提交以及口頭質詢,都要儘量拖延時間,以爭取力量同政府談判。後生一輩最痛恨既,就係行禮如儀既所謂反對,所謂抗爭。

依個情況之下,民主黨堅持贊成草案,反而係真小人,表明立場俾支持者睇到。是否支持,則留番俾每個選民自己考慮。楊岳橋果派,就仍然巧言令色,話支持二讀,爭取通過黨友既修政案,再三讀反對。咁樣做法,就係一貫模式:政府法案照樣通過,泛民口頭抗爭,香港繼續沉淪。如此盤算,早就落伍;梁家騮一役,證明係有機制抗衡政府,只係號稱代表人民既傳統泛民,多年黎唔肯用。

而且,就算公民黨既講法係真心實意,佢地又有咩野籌碼,同政府談判,要政府接受郭家麒既修正案。佢地根本無條件去交換任何野,同民眾講爭取,政府點解要聽佢講?反過黎講,如果佢地參與拉布,然後同政府密室談判,以郭家麒修正案,換取停止拉布,反而仲有說服力。

但係實際上睇到既,係楊岳橋40.1冇發言,二讀冇發言,而家行緊既55.1a都冇排隊發言。係政府夠票之下,唔講野就係助紂為虐。楊岳橋同梁天琦補選時候既默契,似乎係天琦做Malcolm X,楊岳橋做MLK,一剛一柔黎改變社會。但係依半年黎,楊岳橋又做過咩野,令任何人,包括政府、保皇、泛民、甚至本土同憤青,相信佢係真係進行柔性抗爭,而唔係另一個尸位素餐既政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