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擔心獨立的機會來到,而香港人卻沒有選擇獨立。

當獨派在埋頭苦幹政綱中宣傳獨立的實際操作時,我卻陷入了一片擔憂之中,原因是最近的局勢令我害怕當操作實行了,得來的結果是香港人不想獨立。獨派幾乎都正在等待中國弱勢時對外宣佈香港獨立,惟我所憂心的卻是中國轉弱得太快。在最近南海爭議中,傳出消息指若海牙法庭的仲裁結果否決中國對南海的管轄權,中國或會退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除南海外,美軍的艦隊不停增援中國東面的日本海,戰爭似乎一觸即發。在經濟方面,中國在國外承接的工程一一被中斷、一帶一路又得不到中東國家的青睞,中國的東南西三方都孤立無援。同時,中國自身亦以控制法庭的手法,不合理地控告外商侵權,換來的結果一定是加速了外資撤離。「支爆」似乎漸漸由期望成為事實。

我不能夠很確定地說出中國正在準備支爆鎖國或南海戰爭,我不是經濟分析師或軍事專家,只能帶出一個很淺白的結論-中國已經隨時隨地出現局勢非常動盪的時刻。這無疑是香港獨立的最佳時機,但我很擔心獨立的機會來到,而香港人卻沒有選擇獨立。

這關乎到中國共產黨對香港最近的動作,無論張德江來港召見泛民或是王光亞說泛民亦是建制份子,共產黨對泛民的統戰已經浮上水面。泛民七一大遊行的大倒退主題「決戰689」卻偏偏得到中國官員發放消息指「下任特首不再是中央任命」的配合,而及下屆政府重啟政改竟然出自林鄭月娥及曾鈺成等人口中,這無疑舒緩了當前香港人的民怨及減輕了香港人自主獨立意識。建制、泛民及本土沒有一如預期的三國鼎立,只有中國傀儡連合忠誠反對派對戰香港本土派的統獨之爭。

我把中國現今的局勢與中國對香港最近的動作有所聯想,除一切太巧合外,亦是因為香港對中國的角色太重要。一旦鎖國,中國必須要一個對外流通的窗口,而香港正正就是一個與中國系統完全不同但受中國完成控制的國際都市。

試想像假如中國如今真的要鎖國或是開戰,政府提出經濟上支援中國的議案,被統戰了的泛民一定會搬出「大家都是中國人」或人道理由等等大愛包容的論點支持通過。而演藝界又會發起類似《歌聲獻中華》的活動大唱都是中國撚,偽善香港人的中國心崛起,有如「幫」睡婆婆那樣熱心救國。在虛榮心的驅使下,中國人身份認同想必在剎那間飆升。若果此時此刻發動獨立公投或武裝革命,相信在這種社會氣氛下,香港人絕對不會支持獨立,甚至在泛民的操控下打壓,把獨立者打成中世紀的巫女,綁在木架上燒死。所以我很擔心獨立的機會來到,而香港人卻沒有選擇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