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健吾專欄文章,才知道自己錯過了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的文章[1],岑撰文描述學聯在「佔中」前謁見泛民大佬的事,以及後來他們一直到雨傘革命的「心路歷程」。

雨傘革命已結束將近兩年,這篇「心路歷程」不遲不早,偏偏在選舉年,在香港眾志成立後臨近立法會選舉前一個月「出世」。我的判斷很簡單,這是選舉工程的一部份,而當中既有可信及不可信的地方。

可信的,是泛民召見學聯成員,下達命令。不可信的,是這幫人的「心路歷程」,岑說自己是萬般不情願,學聯想抗爭,想搞活動,卻被泛民老大壓止。且看看他們在雨傘革命時的所作所為,那些言行是泛民供稿的?行動可以是泛民決定,但說話卻是出自你們口,別跟我說那些針對義士,針對行動升級的說話,例如最經典的「周永康說:『升級』行動真正用意為向佔領者證明,並令他們明白激進升級未必有用」,是泛民遞貓紙要你說的。

岑敖暉這文章的目的其實很清楚,就是撇清學聯及學聯成員在雨傘革命中的罪責,試圖挽回選舉工程一直以來的失敗。更進一步的,是劍指泛民,把責任推到泛民老大身上,這自然是為了選票。[2]

我先說明,下克上的行為值得讚賞,泛民老大遭背刺也不應厭詐。而且我早幾個月就如此思考香港眾志的選擇策略,應該要全力在明在暗進攻泛民。

然而,岑的文章獲健吾加持轉載,健吾未有道出當中的疑點,所以我在此必須要道出岑敖暉文章的破綻。各位閱讀這些文章,必須要小心留意幾分真幾分假。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2. 周永康及岑敖暉成為香港眾志義工 https://goo.gl/JTwjq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