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確宣諸世界:香港人是要求香港獨立不是香港自治!

香港民族論是前提,香港獨立建國是結論;香港人是獨立於中國人之外的香港民族,香港民族要建立自己獨立的香港國。

在無法改變大陸一黨專政獨裁政權的情況下,香港人認識到港獨是一國兩制下爭取真普選失敗的一條可行之路;開始認識到香港民主建國是唯一能殺出的一條血路;所以香港人提倡:突破港獨禁區,香港民主獨立建國。在爭取民主建國中,香港人由民主建國轉進和提升為香港民族民主獨立建國。

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不但是作為一黨專政的遮羞布,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彌天大謊。鄧小平為甚麼要撒謊?是因為他的落後反動的一黨專政制度令到國力,特別是軟實力和創造力及其結果之一的科技社會人民生活大大落後於西方;香港正好可以作為偷學西方之技的廚窗,和輸入西方之技、之物的港口;在共產黨掌控下留著香港比自己優越的自由資本主義制度對自己的一黨專政利大大害小小。基於鄧小平的機會主義和實用主義,香港一制得以保命續存。

共產黨隨著低人權和預支環境代價的條件下經濟崛起,就飄飄然自信(=自大)起來,這自信(=自大)落實在香港,就是今天共產黨加強壓制和剝奪香港人原有的自由和權利。甚麼人大813決定、香港特區沒有主權屬性,也沒有剩餘權力…就是共產黨一朝得志語無倫次的自大狂言。

鄧小平壞事做絕、謊話說盡,是毛之下反右運動的急先鋒,致使數百萬右派家破人亡,至死都沒有一點悔意,更不要說甚麼認錯道歉平反了。鄧小平是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罪魁禍首。鄧小平在被打倒時卑躬屈膝、三跪九叩,保證永不翻案,一旦大權權在握就翻雲覆雨;憑軍力廢胡耀邦和趙紫陽。在他的社會主義進入死衚衕時,不得不回頭,在高壓得動彈不得的中國經濟情況下,在一放就活的規律下,中國經濟和人民生活得以回活。所謂改革開放的實質是共產黨由無惡不作改變為減少作惡,改革開放是共產黨減少作惡的結果;可是,鄧小平卻厚顏無恥地宣稱自己是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犯罪份子減少作惡竟然成了偉光正。所以,鄧小平提出的的一國兩制當不得真。現在他的繼承人正在全力毀滅一國兩制中香港的一制。

專制與民主、獨裁與自由是兩個水火絕不相容、有你無我的理念和社會制度,所以現在有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就絕對容不下香港的自由和人權;鄧小平卻狂想統一在一國之下。因為是水火絕不相容,歷史告訴人們:蘇聯曾經承諾東歐各國可保持原有的民主體制,各國的共產黨只是作為多黨之中的一黨參與競選;但是東歐國家在蘇聯軍隊的支持下都奪取政權、修改憲法、查禁其他政黨、消滅異己力量,東歐盡成共產黨一黨專政之天下,甚至直接出兵,血腥鎮壓捷克人民的“布拉格之春”運動。

這就是一個陣營兩種制度覆滅的前科,也是今天香港的一國兩制的預境。

當然,歷史也有其另一面。竟然有一個事實存在不到你不承認的成功的「一國兩制」

;不但成功,還是模範的自治區。人民普遍滿意自治安排,只有極少數人主張獨立。它就是芬蘭人口約3萬的奧蘭群島(Åland Islands)。前說奧蘭群島的一國兩制是加上引號的。因為它根本就不是兩制,而是一制,都是民選民主一制。所以,奧蘭群島自治成功與一國兩制根本無關。下面是固且循誤解之見分析一下奧蘭群島和香港一成一敗之理由。

一、民選政府,讓奧蘭人民真正當家作主。(香港不准真普選,香港人要成為一黨專政下的黨奴)

二、實行 「雙首長制」,令宗主國與自治區之間有合理清晰的分權。(香港自治是沒有自主權的假自治)

三、合理的爭議解決機制。(對香港強行壓制,例如831人大決定)

四、芬蘭政府自我約束與寬容。(共產黨政權從來對香港不寬容,只有剝奪與壓迫)

五、最關鍵、最決定性一點是芬蘭政府和奧蘭群島都是性質相同可能相容的民主政權,共產黨政權和未來香港必然是由普選出來的民主政權是水火不相容、是有你無我的兩種性質絕然相反的意識型態和政治制度。所以芬蘭政府和奧蘭群島的一國兩權、奧蘭群島可以成功,香港自治必然失敗。

共產黨消滅香港的自由人權制度是必然的事,問題只是發生的遲早而已;現在已經發生,正在發展。到底是共產黨消滅香港自由人權在先,還是大陸人民推翻一黨專政在先,有待未來事實作證。

既然兩制中的香港自由民主一制必亡、也已亡,唯一可行之路就是破釜沈舟:香港獨立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