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香港人創業,會慢慢透過做生意,成立商會形成人脈,鮮有人主動發表自己意見或理會政治。如今社會崩壞,人與人之間溝通都轉用網上通訊,避免面對面衝突。稍一用言不慎,會招公關災難然而,CALL4VAN 創業家 Conrad Wu 有碗話碗,有碟話碟,配合Apps 、call單系統,加上 Faceobook 專頁宣傳,逐漸為人所知,成為茶餘飯後問題和叫車首選。敝報有幸訪問Conrad Wu ,深入了解經營跟宣傳之間點點滴滴。

問 : 當初你為何會創業,參與CALL4VAN ?

答:於零八、零九年時,我做網上貿易,主要辦理嬰兒用品。不少嬰兒用品如地毯,體積較大,需要叫貨車送貨。我一向都自己駕車送貨,但展覽途中收到極多訂單,需要另叫司機送貨,但屢次等待司機答覆,可以沒有貨車,爽約,臨時接另一單,意外不少。有見及此,我就跟友人一起鑽研新的營運模式應付CALL4VAN 失單問題。一一年時遇上Rex,闡述營運概念。Rex 同樣覺得有利可圖,就開發貨VAN apps,一起做生意。

問 : 你用過哪種方法宣傳 CALL4VAN? 從經營到宣傳上,你遇上什麼困難 ?

答:大多數老一輩的人不太了解什麼是智能電話和流動程式(APP),以致比年輕一輩需要更多時學習使用 APP 去叫貨車。同期,GOGOVAN 營運初始,投放不少投資於APP 開發、宣傳、傳媒受訪、和引入車隊。CALL4VAN 宣傳時就需花更多時間去鑽研搜尋關鍵字,不過翻單數目和電話查詢日漸減少。2014 時佔領初期,我就用Facebook專頁跟大家說,如有物資需要載到金鐘,我們可以幫手。事後接到不少轉載請求和傳媒報導,CALL4VAN 才廣為人知。其後,我會敢於表達政治和時事的看法。做生意之餘都要為業界或香港發聲,雖然 like 數不多,但都會慢慢做落去。

宣傳方面,都會因為合作的車隊不多,客戶叫車時如果屢次也找不到司機,就會自行刪除APP,司機亦會轉用其他方式去接更多訂單。以上種種會容易構成惡性循環,難以為繼。如何打破循環,然後鞏固自己社群去繼續用CALL4VAN 就是主要面對的宣傳問題。直到2016年起,我們達到客戶有七成機會使用我們的司機接收或完成載貨服務。

相對尋求大額投資者,我會傾向做好自己基本服務和APPS,構成一個大家可以共存,賴以為生的商業生態。

問 : CALL4VAN 經常就政治時事方面表態,其實有沒有影響到自己生意? 其他人對你這種宣傳手段有什麼睇法 ?

答:我個人不會考慮自己表達的時事批評和政治意見會否影響自己生意,我覺得有立場就要講出來,講出自己認為正確的事,不要什麼都不表態。一般香港人做生意都怕得罪人,做事傾向左閃右避,怕「關公」和被公開批評。如果你對自己看法有所堅持,為何不可以大大方方說出來呢?你永遠都有一群支持或反對你的人,顧慮不到那麼多,這包括生意。以上並不是宣傳手段,專頁是表達自己意見的地方。有時都遇到真心朋友都會勸告自己不要太出位,怕有麻煩。我會指出,如果當初不敢於表態,就不會有今時今日的CALL4VAN,所以要做好自己。

問 : 你如何看待公關災難 ? 你認為哪個宣傳廣告對你來說是公關災難?

答:沒有公關災難。我自問「得罪人多,稱呼人少」,「有果句講果句」,預料自己每說一句話都會引起好多人unlike,例如在二月立法會新東補選支持6號梁天琦便收到百多個 unlike。你認同我觀點就like,否就unlike 或 hide all,或繼續 follow 專頁。如果你做錯,有問題,我也會照樣鬧人。

問 :你認為哪個宣傳廣告對你最深刻?

答:以上的宣傳廣告,已經最深刻。因為unlike 數目不少,所以印象深刻。我認為不是公關災難,只是大家立場不同,觀點不同而已,我只是表達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就好像在最近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接載受影響居民一事中,都跟2014年轉載物資一樣,事先沒有計劃過,只想更多人關注,幫人就去做,不會計算行動中途的一言一行會有多少 engagement 或 like 數等宣傳效果。

問 : 你認為經營生意上,公關宣傳跟經營上哪一個更重要 ?

答:目前而言,都有不少流程上需要改良和修補。我慶幸遇上相同理念的司機。司機注重服務質素,足以彌補流程上的錯漏。希望日後都不斷改良商業流程和APPS,注重產品質素,更進一步。宣傳方面,目前的公關宣傳固然可以令更多人認識CALL4VAN ,但這不等於必然會增加生意。所以,我們要優先做好自己的服務和APPS 產品。

後記

我們平日遇到不少傳媒或公關有時講多錯多,令人啼笑皆非。目前香港人面對更多人心崩壞,社會墮落。遮打過後,大家比以前更敢於抽水自嘲。固然是多人討論產品或服務,追趕like share 數目為主。也有更多人會慢慢研究如何增加engagement ,自然會講出不少似是而非的言論,傾向快思,忽略慢想,更怕「有碗話碗」會得罪全世界人,導致生意大瀉,人流凋零。訪問CALL4VAN 後,回顧自己昔日創業經歷,再觀其他創業同道,反而令我重新尋覓,回到起點。做生意,就是做自己,只要做自己,敢於表態,那麼所謂公關災難,已經不存在了。

一般香港人做生意都怕得罪人,做事傾向左閃右避,怕「關公」和被公開批評。如果你對自己看法有所價值和堅持,為何不可以大大方方講出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