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本土派,不少人會將之與港獨及勇武抗爭掛勾,然而本土、港獨、與勇武抗爭,乃三個不同層面而且相異之概念,三者不必被綑綁於一體,亦不可混為一談。

本土乃一大原則:一切應以香港社會之利益為首要考慮,而什麼為之「香港社會之利益」,「如何體現或達致此目標」,皆可有不同之詮釋,受眾可自行判斷何者最具理據,最為合適,各取所需。港獨乃其中一個能達致本土優先的手段(means),並屬於宏觀層面,透過爭取香港獨立來維護香港社會,甚至香港民族之最大利益。勇武抗爭乃抗爭路線,為社運抗爭之手段(means),相對地屬微觀層面,謂以勇武的手法來達到某一社運的目標。

由此可推論,本土不一定透過港獨來實現, 港獨亦不一定透過勇武抗爭來爭取。「以香港社會之利益為首要考慮」應為認同本土論者不可摒棄之最高綱領及最高原則,持此論者與非持此論者無任何討論及合作的空間。在統獨議題上卻可持較寬鬆之尺度,持「港獨最能維護本土利益」論者大可與持「港獨以外更能維護本土利益」論者互相交流,彼此辯證何者才能為香港社會帶來最大的利益。抗爭路線亦無必要只側重於激進勇武,大可「文武兼容」——勇者,勇武抗爭,組織及訓練群眾參與社會運動;文者,專注於政策研究、地區工作、服務社區,藉此宣揚、建立以及強化本土意識。

本土為原則,獨立及勇武皆為手段,這樣的介定除了釐清三者之不同,還希望突破本土派被媒體甚至是自己所設的局限。本土派只需要有一個最高綱領(上文已論及),若不認同此一原則不可介定為本土,若認同則為本土,並且在此一原則之上加上其他綱領亦無不可。此乃一廣義而寬鬆之定義,亦可理解為持本土論者之底線或最低要求(minimum requirement)。因為有很多人都同意「以香港社會之利益為首要考慮」此一原則,卻因本土與港獨及勇武抗爭經常綑綁成一體而對整個本土派卻步,故此持一廣義而寬鬆之定義將有助本土派「去污名化」,令更多人投身本土陣營,擴張本土所涵蓋的光譜以及政治版塊。

本土不必港獨,港獨亦不必勇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