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蟲論是指一種對蜂擁而至的外地人冠以“蝗蟲”的貶義的言論。較有代表性的如上海人以“蝗蟲”比喻低質素的中國人入侵上海、破壞上海文化和侵佔上海資源的人;香港人以“蝗蟲”貶抑自中國大陸進入香港的遊客、新移民及非法偷運水貨賊的論調;北京地鐵也用“蝗蟲”比喻不文明乘客。

我認為老一代的香港人是由中國逃避共產黨而來的中國人,或生於司徒華愛國主義年代的香港人,那一代住在香港的中國人,雖然要逃避殺人共產政權和面對一窮二白的景況,但總算能生活在民主國家-英國治下的香港;享受香港經濟奇蹟和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甜蜜期等。當年他們逃避中共,今日他們都逃避港共,許多華人精英都早已逃到外國,那一代人不視香港為家,只是當香港為黃金基地,歸根究底,中國大陸才是他們的家,沒有利用價值便離開,又留下爛攤子給餘下來的香港人。

上一代住在香港的中國人,終歸都是中國人,都有中國人的DNA:蝗,或就是我們所說的廢老,我再具體一點的形容一下港蝗,例如在地鐵上拉著大包二包搶著霸位,大聲喧嘩,與中國蝗蟲幾乎無異;巴士上沒有座位,便「無畏無懼」都要坐在樓梯上,行車時有危險之餘,還會阻礙別人上落,沒有顧及其他乘客感受,更要趾高氣揚的覺得自己沒錯;去旅行時就更甚,去到外國地方就大解放般,在別國的機場大聲喧嘩、任由小孩四處狂奔、大量入貨當地的日常用品、破壞當地的旅遊景點等,旅行中的港蝗實在和中國蝗蟲大同小異。這些都是在日常生活和旅行之中見到的港蝗,是否似曾相識?

在政治層面,上一代的香港人見證六四事件發生,明知中共是殺人政權,竟然在當年任由香港「回歸」中國,沒有爭取香港自治或者獨立都罷了,英國人賦予的自由,亦早已褪色。今時今日年輕人勇敢對抗極權,但部分老香港人還滿口批評年輕人,指責年青示威者是暴徒;無法在社會向上流動「一定是年輕人不努力向上爬」但上流的麻繩卻是他們斬斷的。社會需要年輕人的前衛激進,也需要人生經驗豐富的老人,而年青人都需要長輩的支持,可是今日的廢老,例如那班老泛民卻一直和激進年青人割席。

總結來說,不論老一代人,還是年輕人,都有機會淪為港蝗的,要和中國人有分別和建立一套香港人的形象,便要做一個有質素的香港人,「吾日三省吾身」從品味開始,到行為、思想,都要抗赤化,前車可鑑,我會時刻警惕自己切勿做我口中所說的廢老港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