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有沒有港獨?

共產黨一貫否認香港人有追求本土、追求獨立的意願,目的是把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政治力量排除在香港政治生活之外,堵死香港本土和港獨生存空間,所以總是自言自語:香港沒有本土、沒有港獨;無可奈何不得不承認港獨存在的事實時,就極力貶之為極少數、只是一小撮、不得人心。但是,在此同時,因為共產黨絕不會放棄製造港獨來加強張力作為壓制香港人、剝奪港人的自由與權利的藉口;於是又強調有港獨存在,大舉討伐。今天港獨之聲響徹雲霄,多得梁振英和姓黨文公兩報的高調批判;功不可沒,特此鳴謝。
這個事實說明:有共產黨在,必然有港獨,即使沒有,共產黨也要製造;總是有港獨、必定有港獨。
在有沒有港獨問題上,共產黨一時說有港獨一時說無港獨;就是這樣處於自相矛盾、精神分裂狀態中。

沒有港獨的理論認為,一些香港青年雖然有意志推動本土運動,但是,香港現在就像一個橄欖核,兩極都是非常小,中間非常大,中間的溫和力量佔絕大多數;意思是說香港獨立是極端派、一小撮人、沒有市場、不得人心、沒有前途。
這是廢論。人類社會變革史中所有改革勢力,尤其是在初期都是少數,都是少數,從來不會是多數;所有社會變革的成功都是在少數主導推動下完成。
這些說法的第一個錯誤是判斷失實。港獨不是處於啟端初期,而是進入發展期,相處多個民調表明主張香香港獨立的人數占香港總人數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甚至錄得100%支援港獨的數據;這怎麼能說港獨是少數、是一小撮?即使你要說它是少數,它也是相對少數,不是絕對少數。
其次是觀點錯誤,和前面所說的一樣,是靜止觀點看問題。大家都會同意,在專制獨裁制度下,初始爭取自由民主人權的都是非常少的少數,當它到了民主制度建立時,就成了多數了。香港獨立亦如此,在爭取獨立初期,爭取獨立的人是少數,但會由少變多,當香港走近獨立大門時,或者走進獨立大門後,主張和認同香港獨立的就成為絕大多數。初期觀望中立者是多數,但會從多變少。
反港獨者現在到底是不是占多數,值得懷疑,但是肯定會跟隨時間推移越來越少;少數的前途,是其宿命。

有個無可質疑的調查結果是主張港獨的年青人一直比其他年齡的比例高。中老年人會死去,由年青人繼承,香港的命運掌握在青年人手中,今天青年人的狀況就是明天香港社會的實況。隨著本土主義思潮在青少年中蔓延,本土和獨立思想意識必然逐漸生根固化。面對香港這一趨勢,誰敢說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人占少數?誰敢說香港獨立建國不可能?

(二)、港獨現狀

在八十年代中英談判期間出現、在邁向1997的「過渡期」、「回歸」後的頭幾年,港獨論還沒有成為氣候;所以政治社會論者都持「沒有人主張港獨」、「港獨只是極少數人的偏激思想」;可以說,這些說法有一定的實事根據。

上世紀末港獨未成氣候,一則是本土意識還沒有深入香港人心,很多香港人不覺得自己的香港人身份與中國人身分有甚麼矛盾,兼且有部分香港人還有頗強的中國民族意識;另一方面是香港媒體慣性地自我審查,緊守中華大一統主張。在這種政治氣氛下,港獨被認為只是極少數人的偏激主張、不成氣候、沒有可行性,還有一些道理。但是,到了2016年港獨崛起的今天,還有人持這一論調,這是一些甚麼人?就值得研究了。
這些人的主體是共記真理部的真理員、受僱和義務御用文人、五毛;另外還有不少是因循苟且賴得思想的中老一輩香港人,這些人一貫政治正確;香港是中國的、反港獨、否認港獨存在就是他們心中的政治正確。這些人的共同特點是有選擇性的政治盲目:看不見港獨。

這些政治正確,這些否定和反對香港本土、香港獨立的思想和言論,不斷被事實否定、遭受到質疑、批判、最終被2016年新東補選表現出來的事實所推翻。

新界東補選就在一夜之間使香港人認識到,被視為不存在的香港本土、香港獨立力量,事實是香港政治力量三足鼎立中的一足, (三足是建制派、泛民派、本土和獨立派)。

令陸共香港土共膽寒的預境是反對陣營現時進入整體調整期,在中國天朝主義未見改變的大格局下,本土、獨立意識和勢力,不但構成三足鼎立之一足,還將會成為反對陣營的主流、成為香港政治主流。這才是令陸共土共最心驚膽戰的政治預境。

共產黨和梁振英一直以來都高調反港獨,對港獨擺出一副惡形惡相的面孔、採取滅汝朝食無商量的高壓打殺政策。這種政策無疑是在既燃的港獨火上添柴澆油;效果實得其反。共產黨也不得不接受這一事實,不得不糾正前錯誤政策;遂有2016年3月靜悄悄地起革命,一反以往慣常態度,放低身段,以柔和、柔軟、柔情面目示港人:以柔情治港(柔情治港是曇花一現還是新姿態,有待事實作證。即使是新政策,共產黨虛情假意的柔情治港,會導出甚麼政治型態,值得留意。但是柔情治港和暴虐治港目的都是一樣,都是加強共產黨對香港的控制、侵犯和剝奪)。果然,到了2016年5月初,共產黨管港高官張德江巡港,就有人放出聲氣:不提港獨。看來,這次是共產黨學精了。(5月17日的事實否定了共產黨第三號政治頭子不談港獨的幻想。)

參照外國政治運動,例如加拿大魁北克、西班牙加利西亞、義大利南提洛爾等海外自治區的經驗,香港本土自治派以永續自治為政治願景、香港獨立派則以獨立建國為政治願景、以武制暴為抗爭手段。香港獨立得香港人心、符合世界民主潮流,成為香港政治和香港人心的主流是必然會到來的事實。

今天的事實也證明本土和獨立力量強大,現在連被人戲稱為大中華膠的泛民也不得不談本土、不得不向本土轉型。可以預見,他們中一些人將來也會轉型成為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不轉型的就被擠到邊緣、被擠到邊緣外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