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求你們清醒吧,不要再作惡了,天讉將至矣!

過去,香港屢逢劫難,均能化險為夷,全杖香港人一直僅守道德,與人為善,所謂「天命靡常,惟德是輔。」香港祖上輩直接繼承華夏,香港是一積善之家,自然是慶有餘矣。若夫,香港是積善之家,何解近年香港歷劫不盡,一劫難似一劫,這好像是餘殃耶?筆者正正是想講,近廿年,香港人壞事做盡,就是一個積不善之家,有此廿載餘殃,尚未圓也。

最近香港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九龍灣工業大廈的大火,這大火,令我香港子弟,兩名消防員殉職,筆者亦相當心痛。然而,香港人的舉措,卻令筆者甚為不安,就是大批香港人爭相贈送物資予消防員。這是一種善行。這真是一種善行。這真的是一種善行。我對消防員之盡忠職守,心存感激,發自內心之不容已,誠心之直貫,自誠而行此「贈送物資予消防員」之善舉,這不是孟子講的「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怵惕惻懚」嗎?這班香港人,既沒有譽於鄉黨,亦沒有內交消防員之父母,這當然是善,是純粹至善。然而,我們可以看到,這不是發而皆中節,何謂節?有其度也。這是一群自以為行善的人,無度地揮霍其行為、資源,以滿足一己之成心。誠者,不勉而中。有成心者,就不是不勉,不能不勉而中,就不是真實無妄。非真實無妄,就不是誠。無誠,則一切所謂道德善行,皆非發自內心之不容已,只。是。虛。偽。

筆者如何可說這發而不中節?一見之於贈送過多物資;二見之於以私情蓋公事。顯然易見,這是有害公事的行為,而為了所謂滿足行善的心意,就泛濫其情,此謂仁乎?然後,明明是過多及多餘無意義的物資,也蜂湧送抵,這又是濫情,一般人濫情,尚可言其感情豐富,為政者鼓吹人民濫情就是煽動,就是要人民、要社會、要國家墮落!

讀者也許會反駁,不是每個人也有世界的知識,不是每個人都能恰當地道德實踐,此言非也,即使不是每個人也有世界節知識,但每個人都了解其分位,所謂恰如其分,此時,我們作為政府的監察者,國家的真正掌權者,我們所要行之善,就是監察代行人民權力之政府,此是常識,我們所要恰如其分,直貫吾人誠心天道之善的方法,就是監察政府,要政府增加消防員的待遇之類。過分地送物資只是小惠未遍,此政府自然不會理會消防員之生死。

此外,香港又發生一件事,令筆者震怒。就是一位賣報紙的婆婆,被人搶劫,還倒地受傷,這是令人髮指的,犯者應儘快繩之於法。亦希望婆婆能早日康復。而這些都不是令筆者震怒的事,最令筆者震怒,乃香港人幾天內,就送了四萬圓給婆婆,又送上很多物資給婆婆,多得婆婆都用不完。這與上面消防員一事,如出一轍。也是道德情感之泛濫,這與上一件不同了,沒有過分了,何解又有問題?一窩蜂地做著同一件善事,但平時則無視身的不幸,這是甚麼?為甚麼不在平日,就多留意這婆婆,她不是第一次被偷被搶了,為甚麼在第一次之後,不協助婆婆,好好管理財物?

「誠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成己,仁也,成物,知也。」誠心直貫之善行,不是單單是成就自己、實踐自己的道德本心,亦是實踐他人,實現他人的價值。上面兩件事,除了所謂的成心機心的虛妄之善外,有成物乎?有成就他人之價值乎?個體本心之真實,有通往他心嗎?有感通過他心嗎?消防之事,只求成一虛妄之善,而無問乎消防制度、裝備對消防員此生死之要。婆婆之事,只求成一虛妄之善,而無思乎,老婆婆之老。

這些是善嗎?這叫偽善。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是故君子誠之為貴。這一善之舉措,誠何在?故此,香港無一物可成,香港廿年來,都是白過。香港有今天,是香港人的偽善底報應。天何言哉?天要亡我香港,不用天災,不用神示。天視自我民視,想要知天想香港生,還是亡,觀香港人現在之所作所為,可知八九矣。非誠非也,邪暗塞也,這廿年來的偽善,就是香港人的誠心,被才智機心所蔽,道德本心,不能感通他心他物,此人我之別,不能以誠直貫內外、人我,天道性命桎梏,而人道絕矣。

 最後,筆者作為儒家信仰者,想對香港人,發出最後的咆哮:

屌你老母臭閪香港人,你地癲撚夠未啊?!就快冚家剷啦,仲咁撚偽善,你想仆街炸,我唔撚想陪葬架,屌你老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