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黨早前徵稿討論獨立及建國,計劃出版刊物《眾議》。昨日,《眾議》第一期正式出版,其水準令人讚嘆。作為第一期,當中四篇文章是很成功的開始,拋磚引玉,令人讀畢躍躍欲試同抒己見。《眾議》本身沒有序,我代越庖俎寫一下讀後感作簡介。

《如何處理香港獨立後的身份問題》為第一篇文章,首先從香港人身份入手。這是正確的順序,沒有國民那有國家?首先當然是要確立香港人身份,然後才有香港國。

我們討論香港人身份,有兩種層次。一種是哲學上,存在主義式的討論,香港人是誰?而另一種,是將這香港人身份具體地用理性工具規範出來。而目前,我們大多停留在哲學層面的討論,而《如何處理香港獨立後的身份問題》則引用在蘇聯殖民多年的波羅的海三國獨立個案,具體地點列這三國當時所採用的方法,是很值得香港人借鑒。

《獨立經濟學》是第二篇文章,裡面開宗明義,以香港為本位,探討獨立建國,中國之於香港的價值,及香港之於世界的價值。把港中關係,還原回理性,最直接的經濟和利益關係,中國市場之於香港有何價值?天然資源?資金?技術?人才?而另一點,就是香港之於國際社會,又有何種價值和意義?

文中引用丘吉爾的話語:「沒有永遠的盟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其實就是道出國際社會實際操作的原理,一切是利益的交換,沒有道義可言,這是現實政治的真相。只有看清利益關係,才有正常的外交和國策,尤甚是香港。

《香港可以和平地獨立麼?》是第三篇文章,這一章我個人認為爭議頗大。內文引用馬丁路德金的抗爭理念。簡單的說,馬丁不主張以武力爭取黑人民權,但他提醒政權,面對壓迫人民往往會使用武力,這是歷史的事實。不過文章只有二頁,略為不夠「癮」。

對我來說,既有追求狂亂的我,同時也有追求理性秩序的我。狂亂的我,幻想著有天革命發生,一個個賣港賊被抄家驅逐出香港,這是很簡單直接的方法,剷除港共及中共政權在港勢力及黨羽,亦只有如此才最徹底建立香港新秩序。然而,追求理性秩序的我,卻又不希望香港爆生革命,因為革命免不了死傷,我在意的是香港人、義士們的生命,故此要抑壓狂亂的欲望,追求平穩最少犧牲的過渡方案的話,我選擇支持陳雲主張的城邦論,不過這是後話了。

《以湖南省獨立革命論香港獨立》是第四篇文章,以晚清時期,湖南省掘起的本土主義作為個案研究。湖南人曾有過濃厚的本土主義,曾以公投方法產生北洋政府內第一份省自治憲法,然而最終亦不長久,在大一統的思維下以失敗告終。作者以湖南的失敗,勉勵香港人要吸取教訓。

《眾議》四篇文篇題材不一,比目前坊間普遍流於表面的討論,更深入分析獨立的具體情況,構想香港獨立建國。諸位獨立論支持者,務必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