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Media,是近年來的新興媒體,由早期的 Myspace,到今日的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好多人的生活都依賴 Social Media,對某些人來說,生活沒有 Facebook,可能佢真的會死,除了生活之外,有不少人利用 Social Media 來做生意、宣揚政治理念、宣揚某些東西,不過有些人不懂時勢,而且能力未夠,往往爆出「關公災難」。聚言時報編輯部有幸請來健吾,談談一下 Social Media 同關公災難。

對於近年甚多公關災難,健吾認為未必每樣事情都是「關公」的問題,很多「關公問題」源頭不是在「關公」本身的人問題,而是很多時公司沒有一個處理 Social Media 的部門,而是由老闆認為想玩 Facebook時,找一個不是專責處理 Social Media 的部門處理,導致玩 Facebook的任務就交託給公司年紀最輕的員工負責。然而,當年紀最輕的員工去負責時,卻未必能處理到各樣問題,加上老一輩甚麼也不知道,然後就爆發了「關公災難」 。很多「關公災難」的爆發原點都是在 Social Media,但是香港有很多公司卻沒有一個處理 Social Media 部門,公司理應設立 Social Media 部門,而往往做宣傳時因為沒有人專門處理 Social Media,變相很多時產品推廣的策略都沒有好好地利用 Social Media 優勢,玩 Social Media 的公司都是為了玩 Social Media 而玩,只是和外界表示它已經追上了潮流。

另外,健吾認為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年青的一代,由當初只是在 Yahoo找 blogger,然後到今日的 Social Media,都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很多時年青的一眾未必對身邊的人信任,反而會信任陌生人對一件產品的評語。以一個餐廳為例,有人認為該餐廳的食物好吃,但健吾就會質疑,那個人有許多條件都未強調到「好吃」,如人人飲食習慣、口味均有不同,為何會對一個陌生人有無限的信任 ? 事實上,今時今日很多做 Social Media 的人其實不知自己做的東西的目的,大家認為懂得做 Social Media 的人事實上沒有甚麼理論可言,然後又爆發了一個「關公災難」。

筆者又問到健吾如何避免「關公災難」,他坦言如果是本身產品的問題,基本上沒有機會可以避免,只能說要做一個宣傳前要先好好檢討自己的產品問題。早前的向前線消防員致敬的事件,本來致敬這件事的性質其實問題不大,如商台(健吾為商台節目《903國民教育》《人民人道中》主持)在第一個消防員不幸殉職後,已經有人向該名消防員致敬,可是這些藝人就好像不懂得判斷網絡形勢,在大火後才開記者會,然後各藝人先在這時候向消防員「致敬」,到底這些藝人是否真心「致敬」都令人有所質疑;陣容的問題亦會影響到大家對「致敬」的觀感,健吾表示試想一下由成龍、曾志偉去「致敬」,令人感覺只是為了鏡頭,意味著香港演藝界的一呼百應效果已經失效。

後記

Social Media 至今到底是好還是壞,筆者認為重點都是在操作的人心態。Social Media 不只是玩 Facebook,每日在指定時間出 post,而是要去思考,判斷形勢,否則只會淪落到某新政黨一樣,「關公災難」接二連三出現,也沒有在災難中反思錯誤,最終只會走向失敗。香港人學人玩 Social Media 前,需要的是一個負責的人,而不是玩 Facebook的人。

很多「關公災難」的爆發原點都是在 Social Media,但是香港有很多公司卻沒有一個處理 Social Media 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