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是天然道理,是人無法改變的自然法則。

獨立是人人先天具有的天生屬性,是一出世就具有的秉性,所以,獨立是天性、是天理。

獨立是自己不附屬於他人,所以要追求與他人一樣的平等地位、人格、權利,這樣才有取得與別人平等的可能。要求自己獨立,要求與別人平等都是天性。

獨立是天性、天理,也是人性、人理。

人的獨立性表現在不受固有歷史文化傳統習慣禁錮、不受他人和環境影響;由我作主去認知查察掌握外在世界、自身,獨立思維,獨立判斷,獨立選擇偏好,決定作為。獨立性表現也是自主意識表現,自主意識是人獨立性本質表現。

個人獨立自主意識最重要的是思想自主,或說思想主權。每一個人都有自主意識、每一個人都有自主思想;沒有就不是自主的人,是奴隸。奴隸是外力逼迫而成,不是由內在人性使然;外力消除人性就復甦。在消除奴隸制度沒有奴隸主之後,所有奴隸都擺脫依附性,恢復獨立性,成為自主的正常人。所以獨立自主是人的本性,是不能改變的天然屬性。

個人獨立放大就是家庭獨立;不管它是大家庭還是小家庭都是獨立的單位,都是除了陽光和空氣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侵入的獨立體。再放大就是社團、民族;放到最大就是國家;到了最大單位的國家仍然是獨立的單位。

可見,獨立是人性中天然存在。

人的元素性、最小、最基本的人權和個人權利,是人獨立自主的基礎;這些人權和權利至關重要,其重要性高於最高級的國家權利。這就是人權高於主權。

專制政治是強者劫奪和霸佔權力,權力統轄人的權利。民主政治由人權個人權利讓度出部分權利和權力組成主權權力。

不論專制權力還是民主權力都會壓制剝奪人權和個人權利;這是政治權力規則。所以權利要監督、限制權力;權力必須關入由民眾建造並由民眾掌握鎖匙的籠子裡。

當大的尤其是最大的獨立單位(國家)的權力侵害最小獨立單位(個人)的人權或權利時,大單位的獨立性不能作為外界批評譴責追究的擋箭牌。換一句話說是但是人權高於主權,而且人權無國界,一國侵犯人權,眾外國和世人都有制止的權利和義務。

以上是從天理人性角度述說每一個人都有獨立性、都有獨立權利。獨立是人的天然權利和人的本性。
以下說的是現代人類文明的人立法規定每一個人、每一地區的人都有獨立權利。這是人立之理,是人理。

在政治上獨立權利是決定自己所在地區政治地位的權利,這個權利是現代民主政治的核心之一;所以,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一部分,第一條規定:

一、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

注意,是「自決權」,不是「自治權」;共產黨現在把「自決權」,偷換成為「自治權」

自決是指根據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在排除外部壓迫或幹擾的情況下,由地區人民獨立自主地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決定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路向。

「決定政治地位」是該地區人民擁有決定自己處於怎麼樣的政治地位的權力和權利。

這權力和權利包括:

決定維持政治現狀;

決定在分治獨立條件下統一(統一不能單方面決定,需要得到與之統一的對方人民同意才能成事);

決定在統一條件下實行自治;

決定在統一條件下獨立建國(獨立無需得到現統治權力的同意,可單方面決定;當然,若能取得現統治權力的同意,是美事)。

政治地位是指人民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若是統治者,他們是擁有這個地方的最高權力的統治者,即是國家主權的統治者,還是在他們上面還有更高(一般是中央)權力的統治者,即是他們只擁有所在地區的地方統治權力。

當特定地區人民決定他們擁有最高的統治權力時,這個地方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既然自決權是「所有人」的權利,每一個地區人民都有獨立的權利,是普適性(普世)權利。香港當然不例外,香港人民理所當然擁有決定香港是否要獨立建國的權利和權力;也有要求維持一國兩制現狀或者要求合併於大陸的權利和權力。

到底要行使哪一個權利和權力?全民公投決定。

所以,香港這個地方是否獨立,不是由地方的上級統治者決定,不是由香港境外的大陸共產黨中國決定,而是由香港人自行決定。

公投是最高、最權威、最後決定。

所謂決定政治地位,是政治問題;人民爭取決定所在地政治地位的權力和權利,是本土政治問題。這是政治常識、常理。香港政治是反常理;從歷史上看,香港只有外國的英國政治沒有香港本土政治,轉變為共產黨殖民地之後也只有共產黨的大陸中國政治,沒有香港政治。

到今天,共產黨仍在極力把共產黨中國大陸的政治充當香港政治;共產黨說香港沒有主權、治權,沒有剩餘權力。人們都看到共產黨以它一黨專政的一制壓香港自由民主的一制;共產黨從幕後走到台前,赤裸裸、粗暴、直接干預香港自治權利。

但是,有壓迫就有反抗,香港人終於奮起,香港人有了自己的政治意願和訴求,有了自己的政治黨團並有相應行動;還取得了成果。

香港人本土意識飊起、香港人的政治力量越來越強大;繼之冒出港獨意識,而且意志越來越堅定,態度越來越趨向強硬激烈。

根據1933年《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國家做為國際法人應具備下列資格:

固定的居民
一定界限的領土
有效的政府
與他國交往的能力

香港完全具備上述的條件。

《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是現代人類文明的人立法規(人理);按照公約,香港具備國際法規定的獨立條件;香港人有建立香港國的權利,也有建國能力,也有治國能力。

《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確定,獨立的條件之一是「固定的居民」,沒有要求較之更高級的」民族」。香港人既是在香港這個地區「固定的居民」,又是一個民族,是香港民族;所以香港有基本理由,也有高度理由獨立建國。

公約賦予香港人獨立建國權利,共產黨打殺香港人獨立建國權利。這是今天香港的政治局勢。

香港獨立要做的事是:終結香港作為地方政府與大陸作為中央政府的從屬關係,改為兩個獨立主權國家的關係。這是一個道理簡單、任務艱鉅的政治建構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