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先,本人強烈讉責社民連黨員及其支持者有如流匪的暴力行為,亦對此深感憤怒。

根據不同影片所見,社民連黨員及其支持者向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動粗是無可厚非的事實。

社民連的宗旨之一是追求公義社會,反對專政獨裁。然而,社民連當晚的行為完全是打壓異見的表現。多個攻擊者不斷向周竪峰施以肢體及言語攻擊,令人不禁對社民連黨員及其支持者的個人素養有感疑惑。再者,請問如何叫人相信貴黨能否行使公義?以及,如何叫人相信貴黨會否忠於人民的意見?此外,社民連不是一直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嗎?為何今晚「破格」,未跟異見者「坐低傾吓」?

回應葉先生,其先指周竪峰受圍攻而離開現場,會使選民質疑勇武建國的理論。第一,周竪峰可以代表全部勇武抗爭的支持者?即代表你以篇概全,你點樣做通識老師?第二,你又知周竪峰會參選來屆立法會?請問佢要向邊個負責?錯誤串測,希望你的學生好自為之。第三,是勇武抗爭,而非勇武建國。勇武抗爭是針對中共及港共的政權打壓而作出有效用的抗爭,並非主動攻擊其他抗爭手法。你誤解理論,不如先熟讀勇武抗爭的理論吧!第四,社民連面對周竪峰一人表現非常勇武,但當晚面對警察攻擊卻選擇返回中環遮打花園。這種欺善怕惡的行為,令我不禁質疑社民連會否於中共及港共政權面前顯得懦弱。

葉先生又指勇武抗爭支持者或可能因此而轉投社民連。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反之,社民連必定流失支持者及選民的選票。本人深信社民連當晚的行為有違並挑戰選民的道德底線,絕對不會受到選民的認同。

最後,社民連黨員及其支持者向周竪峰動粗是流匪的行為,有如當日香港警察及藍屍之流向抗爭者施加武力的行為。葉先生對周竪峰受到的肢體及言語攻擊不但沒有予以同情,反而提出「有冇練鐵布衫」等嘲笑言論。這般言論跟當日支持香港警察及藍屍的愚者有何分別?葉先生作為通識老師,此番謬論及道德價值觀教我十分失望,還請葉先生自我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