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在被稱為傳統中國的這時期內,粵江流域經受著區域外部(長時段看,主要是北方政治實體)的強大影響。也就是說,我們縱可採用新的角度與方法,但在內容上,離不開中國史的結構(當然,這並非暗示只能有/參考這一種結構。另,若看官於這詞彙敏感,可自行以「東亞大陸史」替換)。

「中國史的結構」大概指什麼,筆者以為錢穆在《國史大綱》講得算較清楚的:「羅馬如於一室中懸巨燈,光耀四壁;秦漢則室之四周,遍懸諸燈,交射互映;故羅馬碎其巨燈,全室即暗,秦、漢則燈不俱壞光不全絕」。

原文談「羅馬民族與中國文化」,但用來解和其他政治實體的「聚合/分離」,似也說得通。除了據說由趙佗建立的南越國,以及917-971年的南漢政權,大多數時候,即便其他政權(如無特別說明,政權和政治實體均作互換同義詞)各自又再有分分合合,這區域仍屬於諸政權下的眾多地方行政區劃(郡縣、州、道、省等等)序列。

對照外國史,在長時段講,幾乎找不到與粵江流域發展歷程較類似的例子。我們必須騎牛搵馬,期望於個別例證求得相當啟示。具體就秦征南越這件事,考慮到稍後「外來族群建成本地獨立政治實體」(南越國)以及「外來政權以武力再次實行管治」(漢武帝滅南越國)的因素,筆者將目光放在歐洲史的「Reconquista」(收復失地運動)上。

當然,這還是略去西哥特王國的政制,較當年粵江流域的「部落-古國」階段(這問題仍有爭拗)更為複雜,以及把旁邊「持續勇武」的越南也算進來對照;只要粵江流域仍處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直接管治或間接影響下,我們實在不宜提什麼收復失地的,畢竟自己現在就屬於人家的一部分,或者正向著「屬於人家一部分」(單一制國家)的進程走嘛。

Reconquista持續的時間很長,以阿圖里亞士王國(Kingdom of Asturias)718年立國起計,接近有七百年。這之後14年,伍麥爾朝繼續向法國擴張,結果732年圖爾戰役在暗角被鐵錘查理打了悶棍,據說秦軍也有吃敗仗,不過影響就似乎比不上了。如果用137年區連軍建立占城開始算,到938年白藤江之戰截止,那比收復失地運動還長些;但完成這「亞洲版Reconquista」的並非占城,而是從541年開始起義的李賁軍系統(之後的起義軍都在同一區域)。這樣的話,大約就只有伊比利半島的一半時段長。那麼,Reconquista是怎樣引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