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網名-志村新八,係參考漫畫《銀魂》中既同名角色。而我用得志村新八依個名,其實都展示出我係好鍾意《銀魂》依套漫畫。《銀魂》可以話係現今漫畫界中最瘋狂既一套,依套作品中充斥著格仔,屎尿屁以及其他核突內容。正當你以爲佢係一套瘋狂式既純搞笑既漫畫之際,間唔中佢又會開吓認真mode,大談人生哲理。當中,「忠於自我」正正就係《銀魂》既宗旨。

銀魂依套漫畫設定於江戶時代末期,一群外星人(故事中稱為天人)入侵地球。地球人眼見外星人入侵,決定起義抗敵。可惜既係,由於外星人擁有高超既科技,雙方實力唔平衡,有見及此,幕府決定投降,並且簽下不平等條約。但因為仲有人走出來抗爭,所以幕府頒佈咗廢刀令,從武士手上奪去佢地既刀。自此,幕府就成為咗外星人既傀儡政權。眼見國家腐敗無能,所以有數之不盡既人成為咗攘夷志士,係依個咁既世代,故事中既主角坂田銀時帶住佢既同伴每一日都過住異想天開既生活。

而其實係唔同既情節當中,《銀魂》都有向讀者貫輸「忠於自我」依種想法。例如係故事開首,真選組副長土方十四郎因為不甘上司近藤勳比銀時侮辱,決意挑戰銀時。係打鬥其間,銀時曾一度道出打架應該係為咗保護某些事情而存在。而o係銀時打敗咗土方後,土方追問銀時佢到底佢為咗咩野而打架,銀時就答佢「我既武士道」;係將軍暗殺篇,身為外星人既神樂,為咗保護佢既朋友同埋自己鐘意既地方,決意要同佢啊哥神威對峙。係混亂之中,神樂將自己既心聲表達出來,佢覺得佢自己係咪外星人根本唔重要,最重要係佢既「根」係邊。神樂講出咗「我係係依個星球(地球)誕生既神樂,邊個都唔可以對佢既故鄉(地球)亂來」。同樣係將軍暗殺篇,係回憶過去既時候,高杉晉助對前路既迷茫,因為佢對依是否成為一個盲目侍奉君主既武士抱有疑慮。有見及此,吉田松陽對高杉晉助講咗一番說話。松陽話:「所謂武士道並非只係指為國家為君主盡忠節力,而係約束弱小既自己從而成為更強大既自己既一種意志。」由些可見,《銀魂》對「忠於自我」十分執著。

然而,可能你會問點解《銀魂》咁強調要去忠於自我,我會認為係因為現世既人有太多不合理既規限,所謂無理既規限係指一D無理既道德,無理既宗教,無理既血統論。而依D規限漸漸令人失去自我,失去自由,失去色彩,以致世界變得單一化。係依個時候,人們就必須更加忠於自我,從而令依個世界多返自由,多返色彩。

依個世界確實漸漸走向單一化,而香港依個城市係更加明顯,就好似《天與地》中Dr. Dylan 所講,This city is dying。 我地真係好需要忠於自我,勇敢追尋自己認為係岩既事,從而活出一個不一樣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