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英國舉行了脫離歐盟之公投,結果全國51.89%公民贊成脫歐,僅僅高過反對脫歐的48.11%。英國退出歐盟,固然震驚世界,令股票和外匯市場非常波動,英鎊與歐羅急跌,擔心英國及歐洲經濟前境未明。然而,英國公投對香港人的最大意義,是公民權利的展現。英國公民能夠以一人一票的方式決定自己國家的將來,拉票期間亦有自由與理性之政策辯論;偏偏香港就沒有公投法,甚至香港的憲法《基本法》不是由香港人制訂的,香港立法會亦有一半議席為功能組別,並非由香港人直選產生,無法代表香港人的意願。

公投是體現直接民主的最佳方法。直接民主就是由公民直接為社會就重要議題作出決定,例如英國是否留在歐盟。更常見的公投是修訂憲法的公投與獨立公投。公投比議會更直接反映民意;不過由於技術限制,當今世上大部分民主國家無法事無大小皆發動公投由全民決定,所以公投往往只限於一些重大議案。

蘇獨公投,港人只能妒忌;脫歐公投,港人只能羨慕。然而,在香港現行的政制下,其實我等還有最後一個缺口,讓我等可以發動變相公投,推動重寫基本法,全民制憲、重新立約。

2016年2月28日,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與香港復興會提出「五區公投,全民制憲」之綱領,積極考慮參選九月的立法會選舉,當選後將發動五區總辭,引發一場全港性的五區補選,利用此補選作為變相公投。透過這次的表決機會,香港人能夠以手上的選票決定香港的憲法。若補選過後,新憲法具有充分的民意授權,我等卻得不到中共與港共政權的滿意答覆,就有正當理由發動革命,以實現香港建國。

全民制憲是讓人民能夠參與制訂憲法之過程。香港的基本法由中共操控的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產生,香港人過去完全不能參與基本法的起草與修訂,生活卻深受基本法影響。基本法第五條規定香港只是「五十年不變」,若自1997年香港淪陷後計起,「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去到2047年就到期,基本法屆時就會失效。2047年大限已經直接影響今年(2016年)香港的樓宇按揭無法超過三十年,因為香港的銀行都擔心2047年之後香港的地契和租約是否依然有效,2047年之後香港會否直接實行中國憲法(根據中國的土地法,所有土地都是國家擁有的,香港的人的土地權益將受威脅)。再者,基本法還有很多問題,例如第107條限制政府開支必須量入為出,令香港政府的財政預算無法確切回應社會所需,加劇香港貧富懸殊;第45條限制特首參選人必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令香港普選遙遙無期;第24條令中國人在香港出生子女自動取得香港居留權。對於獨派,基本法最根本的問題,是將主權交在中國這個殺人政權宗主國手上。欲重奪主權,必須修憲;欲重建國體,必須制憲。

香港仍未有公投法,但利用「五區公投」之操作,我等依然有參與變相公投(de facto referendum)的難得機會。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故然是保守的一場運動,因為它只是過渡階段中的抗爭運動;以後如果還有新的公投運動,那公投的議題很可能已經是香港獨立。港共政權與中共政權最佳的應對方法,除了制訂公投法以外,別無他選,但我也不介意在此提醒彼等去制訂公投法,反正這群傻頭傻腦的共匪,為了面子,絕對不會容許香港出現公投法,讓香港人擁有公投自決之權利。既然五區公投全民制憲已經是事在必行,而共匪又不願以退為進制訂公投法,大家只能干戈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