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公投歷史性通過,對英國政局的影響甚為深遠。保守黨首相金馬倫本為疑歐派,本來想利用脫歐公投作為與歐盟討論改革方案的談判籌碼,結果歐盟果然屈服,承諾改革;金馬倫沾沾自喜的拿著「成功爭取歐盟改革」的政綱呼籲民眾投票留歐,沒想到英國國民竟然狠狠的摑了他一巴掌,打散了他的如意算盤,結果只能宣佈辭職。或許金馬倫是外交天才,卻同時是個內政白痴;他沒想到他由疑歐轉軚為留歐派,會引起黨內與國內大批疑歐民眾的不滿。同樣錯判形勢的還有工黨的癲佬郝爾彬(Jeremy Bernard Corbyn),以為工人階級會乖乖聽工黨的話支持留歐,並不斷將勞工權益、福利等與歐盟扯上關係,無視外勞及歐盟國家搶飯碗的事實,結果在英倫東北這個工黨大本營大敗。至於自民黨,已經成為了英國版本的人民力量或社民連,沒有人關心它的存在,故不在此討論。脫歐公投引發的英國政黨政治的大地震;保守黨分裂、工黨沒落、UKIP抬頭,以及蘇格蘭民族黨和新芬黨再次重提蘇獨公投與北愛獨立公投。

是次脫歐勝出公投之所以震撼,是因為留歐陣營非常龐大,動員能力本應比脫歐大得多。執政保守黨縱使面對內部意見分歧,身為首相的金馬倫既然主張留歐,理應依然可以動員保守黨主要人員去宣傳留歐。在野的工黨和自民黨,甚至還有分離主義的新芬黨和蘇格蘭民族黨,皆支持留歐。相反,脫歐陣營除了部分保守黨議員與官員以外,就只有UKIP這個小黨支持。是次脫歐陣營的勝利,是傳統政黨的失敗,對英國政局將帶來深遠影響。雖然英國去年才舉行了一次大選,下一次大選理論上要到2020年才會舉行,然而,根據英國《2011年議會固定任期法案》(Fixed-term Parliaments Act 2011)第二條第四項,若下議院通過對內閣之不信任議案,即「本院不信任女王陛下之政府」(“That this House has no confidence in Her Majesty’s Government”)則可解散國會,提前舉行大選,到時公投的民意將會直接導致英國政黨大洗牌。

金馬倫提前宣佈自己留任至十月就會請辭,除了是為了留歐失敗負責,以及向黨內脫歐派認低威以外,亦可能是為了避免反對黨甚至黨內脫歐派對他的內閣提出不信任動議,導致解散國會提前大選。當然,其實在十月前下議院依然有可能向金馬倫內閣提出不信任動議,而十月後新內閣亦依然可能面臨不信任動議。只是現階段最大反對黨工黨亦處於內亂之中,顯然彼等不敢提出不信任動議解散國會提前大選,否則工黨一定大敗收場,而保守黨脫歐派議員亦未必對保守黨在提前大選的選情有信心;而單靠蘇格蘭民族黨提出解散國會議案的話,不信任動議幾乎肯定不可能通過。

是次公投以後,執政保守黨已經明顯陷入內部分裂。下議院議長葛瑞林(Chris Grayling)、就業及退休保障大臣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北愛爾蘭事務大臣維利爾茲(Theresa Villiers)、文化傳媒及體育大臣韋廷翰(John Whittingdale)及就業事務國務部部長裴道持(Priti Patel)皆公開支持脫歐;而最重要的是前倫敦市長、現任下議院議員以及下屆首相大熱莊漢生(Boris Johnson)既然轉軚由留歐派變成脫歐派的領頭人物,令保守黨嚴重分裂。金馬倫請辭本應可以化解黨內分裂,讓莊漢生上位,但偏偏他要到十月才辭職,而且莊漢生亦未必願意在此時勢接任首相這個燙手山芋,因為今年之內新首相就要面對與歐盟談判落實脫歐事宜的難題。此外,金馬倫內閣過半數的官員都是留歐派,這些人亦未必服氣,尤其是財政大臣歐思邦(George Osborne)、內政大臣文翠珊(Theresa May)以及外交大臣夏文達(Philip Hammond);當中夏文達更在近日公開批評莊漢生在脫歐公投時作出自相矛盾的承諾[1]。既然現在金馬倫表明去意,歐思邦、文翠珊和夏文達皆可能會問鼎黨魁及首相一職,與莊漢生惡鬥。

最大反對黨工黨的內鬥情況更加嚴重。工黨影子內閣影子外交大臣希拉里·班恩(Hilary James Wedgwood Benn)因批評郝爾彬領導工黨宣傳留歐不力,竟被郝爾彬罷免,觸發影子內閣其他成員不滿,憤而辭職,當中辭職的工黨副黨魁、影子內閣辦公室部長沃特森(Tom Watson),更公開批評郝爾彬罷免班恩之決定;目前已有最少9名影子內閣成員請辭,佔影子內閣成員的一半[2]。極左的郝爾彬自擔任黨魁以來一直都在黨內犯眾憎,其偏激的立場令工黨內走中間偏左溫和路線的資深黨員非常不滿,包括前首相貝理雅和白高敦。因此,相比起保守黨,郝爾彬面對的迫宮壓力更大;而更麻煩的是,郝爾彬這個癲佬堅拒妥協,不像金馬倫知難而退主動請辭,只管打壓異己、激化黨內惡鬥。

留歐陣營當中只有蘇格蘭民族黨塞翁失馬。人口較少的蘇格蘭大比數支持留歐,然而由於人口較多的英格蘭脫歐票數較多,令脫歐勝出公投。是次公投再次特顯英蘇矛盾:在英格蘭人口佔多數的前提下,由下議院議席到公投議案,蘇格蘭皆處於劣勢。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之所以失敗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反獨陣營指蘇格蘭若獨立將難以加入歐盟;而經濟實力較弱的蘇格蘭民意一直傾向留在歐盟,以取得貿易優惠。故此,脫歐以後,蘇格蘭已經再沒有強烈反對獨立的理由。蘇格蘭民族黨的下議院議員羅伯森(Angus Robertson)在2016年6月27日於下議員發言,更指「我等為一個歐洲國家,且我等將來仍是一個歐洲國家。若我等必須以獨立公投去捍衛蘇格蘭之地位,那就這樣吧。」("We are a European country and we will stay a European country. And if that means we have to have an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to protect Scotland’s place, then so be it.")[3] 蘇格蘭獨立是蘇格蘭民族黨的抗爭目標,經歷脫歐公投以後,蘇格蘭獨立的呼聲更大;故蘇格蘭民族黨的蘇格蘭首席大臣史特金(Nicola Ferguson Sturgeon)對BBC的記者說:「2014年投票支持留英我蘇格蘭不復存在」[4]

混進脫歐陣營的白痴政黨UKIP亦從中得益,聲望大振;因為UKIP的黨綱本來就是要脫離歐盟。只是如果UKIP以為脫歐成功是自己的功勞,實在是太傻太天真。觀乎歷史,UKIP本身的選舉策略就有問題;2015年英國大選中,獨立黨全國票數得票第三,然而卻只是贏取了一個下議院議席,而黨魁法拉吉亦敗選;反而蘇格蘭民族黨成了下議院第三大黨。UKIP是否能夠把握脫歐優勢發展成最大反對黨甚至執政黨,可能性依然很低;即使蘇格蘭獨立後,蘇格蘭民族黨由下議院消失,由於蘇格蘭的議席都取消了,議席和選區不會有所增加,而只要莊漢生領導的疑歐派保守黨能夠守住保守黨票源,保守黨依然輸不了,UKIP依然是沒有發展空間。本來UKIP可以向脆弱的工黨下手,但UKIP是本土右翼而非本土左翼,沒有提出社會福利、經濟公義這些左翼綱領,因此工人階級再不滿工黨,選票也很難流到UKIP手上。

因此,在短期內,脫歐公投並不足以導致整個英國兩黨政治格局的改變;然而,脫歐公投加速工黨沒落,偏偏英國欠缺本土左翼補上,結果就有可能令英國長遠走向右傾,不會再出現左翼政府改善英國貧富懸殊、教育、醫療、社會福利、勞工權益等問題。由於左翼的沒落與左翼本土的缺席,縱使面臨內部分裂,保守黨的前景依然比較樂觀,可以繼續壟斷右派大佬的位置在英國長期執政。唯一肯定的是,蘇獨成功的可能性將大增;一旦蘇格蘭脫離英國獨立,將會對英國整體的經濟和政治造成強大衝擊,北愛爾蘭和威爾士可能會仿效,令英國徹底解體,淪為一個小國。如果英格蘭的政黨想維持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之政體,必須在歐盟以外提出其他利益或理由挽留蘇格蘭。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http://www.express.co.uk/news/uk/683553/Boris-Johnson-contradictory-promises-Brexit-Philip-Hammond
  2. http://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6/jun/26/labour-in-crisis-shadow-ministers-resign-in-protests-jeremy-corbyn
  3. https://www.facebook.com/Channel4News/videos/10153849991716939/?pnref=story
  4. https://www.facebook.com/bbcdailyandsundaypolitics/videos/1413594521990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