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7月1日是香港亡國之日。明末三大儒之一顧炎武解釋:「易姓改號,謂之亡國。」回想龍獅香港旗被抽氣扇取代、「英屬香港」變成「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皇后碼頭被拆卸、「港人治港」中的「港人」指大陸新移民,香港滅亡的事實,不是彰彰明甚嗎?

有人爭拗「香港過去不是一個國家」,但吳叡人清楚告訴你97前香港是一個準國家。有人主張用「淪陷」較為貼切,但三年零八個月日據時期似乎比現在好,至少百年老樹、歷史建築得以苟延殘喘。

國家滅亡,港人理應心感悲憤。「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的抑鬱未有在主權移交初期浮現,除了是中共「一口砂糖」策略收效外,還因為港人仍然迷信「五十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妄想憑一己努力賺錢即可置身赤紅魔爪之外。

不料五十年未去到一半,中共已露出猙獰面目。傀儡政權敷衍塞責,只知一味奉迎主子,加快殖民步伐。前人大委員長喬石逝世,港共急不及待下半旗致哀;本港兩名消防員英勇殉職,港共沒有下半旗之餘,僅取消七一酒會中的表演環節。連代表港人表達哀思也無法做到,算什麼香港政府?

由於港共傀儡本質越來越明顯,亡國痛感越來越深刻,年青一代才會高舉「香港民族」,宣揚「港獨」,試圖力挽狂瀾。

又7月1日所有慶祝活動,基本上都是中共自我炫耀,旨在向香港遺民的傷口灑鹽。我們要復國!毋須慶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