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的清晨,不必鬧鐘的響鬧裝置也能自然醒,亦沒有賴床的意欲。剛好七小時的睡眠。成功地重新調整夜青的生理時鐘,都拜過去在醫院連續的早更實習所賜。這個早晨,終於不用匆忙出門與都市人擠車廂,可以在居住的社區中享用早餐,靜心思索自己在病房裏最深刻確切的體會。

經歷的比預期的落差很大,既沒有過來人說的可怕,又沒有想像中那麼要命。而當人生本來就是不斷學習的過程,強調獲益良多彷彿在訴說平日孤陋寡聞;當生活本來就是感恩一切所得所幸,只為感激某人猶如表現出平日不夠感性。不過,越是短暫和特別的經歷,使人不至於麻木,的確越是容易察覺到以往一直忽視的事物。

事緣跟同學聊天,他對實習並無太大的感受,而我卻認為在病房的時間尚算愉快。撇開各人不盡相同的情感和思維不談,我在懷疑自己是否美化了回憶。

之所以稱得上愉快,皆因病房裏大多數職員都相當友善,願意指導初出茅廬的小伙子,包容我們一些微小的過錯,閒時互相之間也有說有笑,沒有排外。同時,病房裏大多數病人亦相當合作,不但信任新手,願意由我們照顧,而且還會道謝,讓人喜出望外。

事實上,病房裏所謂溫馨和平的氣氛也不過佔「大多數」。當中總有一個神憎鬼厭的資深護士經常無理取鬧,每到他當值全病房都成為了欠債人,亦有幾個病人不屑於學護接觸他們身體,將一切不滿和抗拒都展現在表情和言行上。

常言道,學校是社會的縮影。準確一點,我們走到哪裏都是社會的縮影,於我實習的醫院和病房亦然,白領一族打工的辦公室亦然。每個地方,都有我們喜歡的人,也有我們討厭的人。同時,都有喜歡我們的人和討厭我們的人。會遇到階級觀念相當重的人,亦會遇到只在乎互相尊重的人。而社會,就正正由一個個社會縮影組合而成。

我想,自己並沒有美化回憶,可寧願放大與一群友善的人在病房工作相處的時間,也不想被極少數討厭的人遮掩了自己對回憶所喜歡的一面。

以心態改變視角。只要不是自欺欺人,社會縮影或真實的社會即使再醜惡可恨,都總有值得可愛之處。

星期一的清晨,不必再到病房報到。在此祝願我照顧過的16號及18號病床的叔叔得到適當的治療和護理,早日康復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