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新政黨「歸英獨立聯盟」開記招,宣佈立法會選舉大計。其口號「法理歸英,制憲獨立」。記者會前後的「花生」我就不評論了,我想簡單說說我對歸英獨立的看法。

在思考香港前途問題,有兩點必須考慮,就是國防及國際外交[1]。香港獨立或建國都必須要考慮到國防,如何捍衛主權?尤其來自北方大陸的侵略或騷擾。另一點,就是香港獨立後,如何以香港主權國的身份再次進入國際社會。

陳雲《城邦論》的給我的答案是,一是當前國民要勇武抗爭,以此脅逼大陸政權及人民。二是進而追求城邦建國,以華夏邦聯之名,聯合東亞甚有意獨立的省市,建立聯盟互相拱衛,如同希臘城邦。

而歸英論,於我「幻想」是城邦論的英國版。第一點,國民勇武抗爭不變。但第二點則不同,香港加入英聯邦,利用此身份進入國際社會,取得政治地位;以類似回歸前的形式,與英政府支付軍費,讓英軍戍守香港。至於為何我說「幻想」,因為我個人認為難以說服英國介入香港事務,英國國力大不如前,英國人未必想再插手遠東事務。但當然可能是我才識有限未能想通,還望歸英派諸君賜教。

而「歸英獨立聯盟」的口號「法理歸英,制憲獨立」,卻明顯不是在考慮我以上所考慮的。但願他們知道自己做什麼吧。

本土派越分裂越壯大,「我是主張本土解殖,所以城邦、獨立、歸英、革命等等只要能達到我的主張,我都支持……」我不會因為招顯聰個人的不堪,就否定歸英論。只能跟歸英派的各位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看誰先到達山頂。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並非只有這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