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公投,選擇退出歐盟的選民,以一百萬票之差勝出。這幾天英國主流媒體的輿論,訪問投票支持退歐但覺得十分後悔的選民,並把新聞無限loop,為了營造一個印象,如果這群選民可以再投一次,那麼英國人還是會「理性」選擇留在歐盟的。

為什麼英國人要退出歐盟?41年前,英國全民公投,同意加入當時仍然叫歐洲經濟共同體,亦即歐盟前身的歐洲經濟合作組織。名字有經濟二字,顧名思義,成員國主要是建立共同市場和關稅同盟,國與國之間的內政,可說是河水不犯井水。到了1993年,歐盟成立,歐洲經濟共同體成員國順理成章成為歐盟的成員國。總部設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二十多年來,成員國增加了一倍,權力亦由以往只談經濟不談政治,演變成一個由歐盟委員會制定法案,各成員國不得不接受的中央集權政治實體。各成員國的議會對這些法案只是橡皮圖章,只能確認,不能say no;設在盧森堡的歐盟法院,對歐盟制定的法案有終審權,並在2009年里斯本條約生效後,權力進一步擴大,不單單只對商業糾紛有判決權,對其他成員國內政譬如某國拒絕某疑似恐佈份子入境,歐盟法院有權推翻成員國的決定。

香港人一向逆來順受,立法會是橡皮圖章,港共政權拋下來的法例,只能確認,不能say no。英國人去年看着首相女王必恭必敬的招呼一群共產黨土豪,心裡已經滿不是味兒;再見到歐盟龍頭德國,為了廉價勞動人口,大慷他人之慨,無篩選的要歐盟成員國接收中東難民。及後法國巴黎和比利時布魯塞爾相繼被恐佈襲擊,心裡不禁會問,幾時會輪到英國本土受襲?

英國新一代與歐盟一起成長,但是,老一輩在幾十年前已經對英國與歐洲建立共同體抱有極大懷疑,當年的疑歐派進化成為今天的退歐派。幾百年來,英國的歐洲大陸政策,都是共產黨所謂的拉一派打一派:四百年前聯合荷蘭攻打西班牙,兩百年前與普魯士結盟抵抗法國拿破崙,再到上個世紀與歐洲的同盟國共抗德國和意大利。英國老一輩的記憶,從來沒有「英歐溶合」四個大字。新一代沒有戰爭記憶,讀歷史讀過半桶水,亦因為在溫室中成長,自小覺得世界是一個美麗的童話,所以要人人平等和大愛包容。但是,老一輩英國人,他們還記得為什麼有戰爭,和怎樣保衛自己的家園。

退出歐盟,令英國年輕一代大動肝火。英國老一輩有沒有為下一代着想呢?其實就好像香港老一輩有沒有為下一代着想一樣吧,人總覺得自己的意見是對的。不過,至少英國老一輩叫年輕人要挺直腰骨,不像香港老一輩要年輕人逆來順受。至於那些說英國老一輩可能是為了養老金醫療福利等等投下退歐一票,這種論調,不是香港人什麼都以錢看世界,就是故意放大一個無關宏旨的因素去混淆視聽,可以不必理會。

世界形勢,從今次英國公投可以預見,新自由主義所推動的全球一體化,在西方社會遇到的阻力,將會大大影響今後各國的自由貿易和人口流動政策。大家只是相互促進經濟貿易,政治卻可以互不相干?講出嚟,人唔笑,狗都吠啦。

圖片來源 : Ben Garri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