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公投,民眾選擇離開歐盟。對一心以為可以險中求勝的留歐派,可謂晴天霹靂。

公投晚上結束,凌晨時份點票。英國很多人一覺醒來,看到投票結果出乎意料之外,馬上罵聲四起:老一輩人只是念念不忘帝國昔日的餘暉,自己享受了戰後英國的經濟高速增長,現在卻不理年輕人死活;投票支持離開歐盟的大多數人都是低學歷低收入的低下階層,不明白世界大潮流,不明白自由經濟,大不列顛的前途給他們毁了;那一班種族主義者,他們反移民、反多元文化,不接受新世紀「歐英融合」的大勢所趨,簡直是社會的公敵,為什麼國家的前途被他們左右了?還有,國家離開歐盟,不是給蘇格蘭一個理由再搞一次獨立公投嗎?為什麼要令國家分裂?

這些論調,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識呢?在香港,這些年來,因為暴發戶中國腰纏萬貫,也有一大群人高喊「中港融合」是大潮流大趨勢。港共政權當然不會為香港人定立公投的機制,讓香港人決定自己的前途。香港和英國的中老年人,雖然同樣被指罵不為社會下一代着想,但諷刺的是,香港旳中老年人,是從自身的荷包出發,拒絕中港融合,只會令社會動盪,萬一樓價插水怎麼辦?英國的中老年人,卻以國家民族尊嚴為先。英國公投結果一出,英鎊幾個鐘頭內狂瀉了差不多十個百分點,難道英國有一半人以上是廢老、沒有資產、不知道投票結果的後果?以錢字掛帥的香港人,把整個香港都已經賣掉了,還笑咪咪的說,有錢賺有什麼不好呢?

一個大歐洲的藍圖,一個大中國的願景,內容和實行的方法當然完全不同,但在強大中央集權機器下的升斗市民,面對的困境卻是不遑多讓。四方八面的輿論都在吹捧,人口自由流動、貨物互免關稅,經濟自然多多益善。社會低下階層的一群,切身感受到的,並不是大財團週年股東大會派息的喜訊,而是越來越多的新移民和他們搶飯碗、頂爛市的現實情況。歐盟移民英國的人口,十多年來,佔英國總人口百分之五左右,英國人用公投希望可以把趨勢煞停。香港呢?中國移民香港人口,十多年來,佔香港總人口百分之十以上。不過對不起,香港人對北方南來的移民沒有審批權,連南來的中國旅客數量,一個月的過境人次可以是香港總人口的一半,既得利益者的政界代言人,居然還說要開放更多中國二線城市,讓更多中國人來香港自由行,好像香港不被踏平誓不罷休一般。

當然還有以為世界大同就近在眉睫的理想主義者,看到歐洲收容中東難民會感動得流眼淚,中國新移民在香港隨街大小兩便就要大家包容。這個世界,戰後七十年,左翼思潮走到了盡頭,那個大同世界烏托邦,共產主義實現不了,新自由主義當然也是掛羊皮賣狗肉的貨色。發達地區的民心全面向右轉,不要再叫我「融合」了,好不好?今次英國脫歐公投,就是大形勢的分水嶺。半年後的美國大選,如果Donald Trump當選上台,請不要太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