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時昌迷你倉老闆時景恒曾在【明報】一篇報導指出:「我幾年前曾籌備上市,找過測量師檢查過(地契)都話無問題,我們的也是貨倉,只是『迷你』就不是貨倉?」以圖替自己經營迷你倉的合法性辯護(1)。但很可惜,一場無情的牛頭角大火,血淋淋的教訓,話俾大家知,從消防角度,「迷你倉」絕非「貨倉」!就算僥倖過到法例漏洞一關,做人最緊要過到自己果關。無人希望自己做生意害死別人,更何況死的是消防員!

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大火,連續燒了好幾日,傳媒詳盡的報導,令市民對火場環境有更深理解,而我們亦能清楚地看出「迷你倉」與「貨倉」的分別。

首先,傳統貨倉並不會架起如「迷你倉」般的鐵皮迷宮!這種迷宮令消防員行動困難,而大量鐵皮聚積熱力,火場溫度超過攝氏1000度。更要命的是,消防員不能在安全距離射水把火救息,而要埋身打肉搏戰,逐個鐵門破開方能滅火。「迷你倉」數目之多,逐度門破開已很耗時費力,而消防員根本無從得知無個「迷你倉」儲放了甚麼物品,要是有爆炸品,一打開倉門後來不堪設想!換着係傳統貨倉寬敞得多的環境,救火戰法絕對無應付「迷你倉」咁複雜。

迷你倉的經營者,無理由未諗過迷你倉會有這種消防風險,但可惜求財心切,而潮流又興Startup,年青創業才俊成為社交網絡的新寵兒,好像大明星一般獲邀出席各類創業活動,生意越擴張,越威水!至於人命問題,計時炸彈一日未爆,一日未有人死,人命從來都係次要考慮。

當然,年青才俊有很多粉絲,他們都不相信這位肇事迷你倉老闆是壞人,我又姑且從良好意願出發,就當一眾迷你倉經營者真的無知到未曾諗過迷你倉的特殊消防風險,那麼,最大的責任就是把關不力的政府。

【端傳媒】一篇調查式報導(2),詳細交代了我上文所提到的迷你倉特殊火災環境,並揭露了近幾年迷你倉在香港大行其道的原因,大家不妨仔細閱讀。我特別要指出,迷你倉遍地開花,絕對是因為政府大開方便之門。「活化工廈」是香港政府近年的主旋律,然而,政府不是任何「活化」方式都鼓勵。「迷你倉」就合了官員胃口。【端傳媒】的報導指出:「2010年3月,規劃署向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申請,將『迷你倉』列作『非污染工業用途』,獲城規會通過。從那時開始,在工廈內經營『迷你倉』,不再需要向城規會申請改變規劃用途。」

這意味着,經營迷你倉,毋須入則,無需領牌,裝修亦無消防條例可依。理論上是有法例規定迷你倉不可用作儲存危險及爆炸品的,但政府根本無從執法。執法人員一般只能接到投訴才會上門調查。但有幾何會有人主動舉報和投訴?而消防人員平日亦不能入內仔細巡查迷你倉,因為那是私人地方。在沒有舉報的情況下,消防人員根本無權進入及打開那些迷你倉搜查放了甚麼東西。再講,一個場地劏開了數以百計的迷你倉,又怎去查?

目前的把關責任落在迷你倉經營者身上,問題係,換着你係迷你倉老闆,你又怎會過問你的租戶放了甚麼東西入迷你倉內?說到底,是政府要有針對迷你倉的法例,並授予迷你倉經營者權力去審查租戶的物品。情況就好似法例授予電影院負責人權力去審查看三級片觀眾的年齡一般。

政府除了授權,還要制定各種清晰指引,讓經營者有法可依。人命關天,政府有逃脫不了的責任。「活化工廈」本來是一件好事,但既要做到便民,同時亦要保障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絕不能馬虎,否則只會讓更多消防員枉送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