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肉嘗有訓,風景這邊獨好。繼《虎媽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中國敎師決戰英格蘭》(The School That Turned Chinese)後,本城不欲執輸行頭,亦有「贏在子宮裡」、「特權卡」呈獻。前者所謂事,乃於三色臺節目中,某港媽談論育兒經之剪輯。後者為夏至同日見聞——據邸報言,「馬循之星」受該校一眾家長師生歡迎,惟坊間觀感,殊屬弗佳。

此四例均涉敎育,甲、丙乃家庭干預(Intervention),乙、丁為學校範疇。但言甲丙之謂:「虎媽」Amy Chua諸般心得,自育長女思慧Sophia Chua-Rubenfeld始,已貫此道。吾港新獲育兒經,則數其母Irene「覺今是而昨非」,長子已遜同儔風騷,欲以次女補救云云。Irene氏有否讀畢虎媽前鑒,不得其詳。大抵花旗國敎育,總態勢仍務求寬鬆,不若吾港煉蠱場之修羅。故虎媽縱有謀劃,亦無生該類「最佳誕兒時機」思慮;即有思慮,亦難與其夫爭辯。

以上乃其中一辨也。或有確其情者,究種種恰能於正月誕兒難處。此類剪輯,於僕眼中,則揭示「據其行歷心得,後有所論」,宏大敘事(Meta Narrative)手法耳。不循此道者,自有諸般斥駁言。深善其論者,則有「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即毋於元月產,亦必產於二月、三月,務求合「大B」標準。

嗚呼,得為其兒女,誠屬不幸。何年何月何日生,本非吾人自身所能決定。假設僕父母當年有此類謀劃,僕縱知之,復能追究乎?其可懼處,乃既能著眼此項,待生命降臨世間後,漸育成長,渠童年之所歷,其餘少年、虎媽雙女恐皆望塵莫及。於此案例中,果遵Irene氏所言,本城或再添一宗人間悲劇——虎媽終亦需於其書中有所懺悔,然縱如何懺悔,往者豈可追矣!

事既至此,僕以局外旁人,毋可多言。惟可稍寬懷者,則此事於社會學,或可提供微弱例證。涂爾幹(Durkheim)研究自殺,即苦於「婚姻與自殺」該項,無可令若干人或婚或不婚,以實驗證其論,蓋人多持自由意志,該事非能強其欲也。如今竟有欲籌算誕子年月以育兒者,吾等於演繹上,即知其兒女自身更為一重要因變量,亦不妨稍許其然,察諸後效。不樂觀面,乃Irene氏如何育其長子,尚屬未知數。若以育女手法同樣育之,則可期對照有度,然世間又多一苦命人。若懷暴棄心態,許其「自生自滅」,則僕等有幸,社會學研究不幸矣。

上下以求索。豈毋不決於時機,乃驗於人哉?僕思及此,謂己需擇一良妻,三代經營,望孫輩可成龍也——有自由意志者,幸勿降於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