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子君的商場正舉行大形宣傳活動,內容是荷里活的電影宣傳。歷時個多月的活動,加上一個個超過十呎高的英雄人物,將會成為區內未來一個月的地標。
雖然這次只是向傳媒優先開放,但利子君也向天恩發出邀請,為補償上次掉下家晴,天恩唯有帶她來這裡作補償。家晴到處自拍,但天恩卻待在一傍,思考著一問題,「我現在所做的,有必向爸爸交代清楚嗎?」這是一個迫切問題,因為大師兄說過,紙包不住火,但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就只有天恩一個人自己做決定。

「喂!快過來拍照呀!Ironman同蜘蛛俠的世紀時刻,真係感動到喊呀!」家晴和天恩都是動漫迷,但對於「英雄內戰」,天恩所知的其實不多。

「我替你們拍一張吧!」馬道生又突然出現。家晴二話不說把手機交給道生,拉著天恩走到那些十呎高的人偶傍。
天恩的心臟又莫名的大力跳動了卻幾下,那是大師兄的訊息。
馬道生察覺到天恩的臉色有異,隨便替二人拍了幾張,就把手機還給家晴,並向天恩解釋。

「不要緊張,這裡所有人偶,都是我親手開光的大士王,作用是平衡這地的『生態環境』。」

天恩不明所以,乘家晴又走到不知什麼地方拍照,馬道生繼續解說。
「以前這一帶都是靠厭勝棒平衡地氣,吸引了遊魂野鬼到來,也帶旺了這一區,但厭勝棒已被消滅,假如找不到替補方法,這區一下子就會失去人氣,那對利子君沒有任何好處。」
看到天恩的表情,馬道生狐疑起來。
「你真的不懂嗎?大士王的作用就是替代厭勝棒,不只招來遊魂,更把他們帶到往生,形成一個正面循環,保持這裡的地氣之餘,更把人氣的本質改變,把這區成為更旺的地段。」
「這裡早就是全球租金最高的地方了,賣什麼都是一樣。」天恩冷冷回應,和新生代一樣,天恩對地產霸權都存有一份厭惡。
「對,這裡仍會是租金最高的地段,但這裡不會再只有名店金飾,奶粉藥房,取而代之的,將會是這城市需要的商品,而這些商品會帶來無數啟發,這個城市就會開出一條新路。」馬道生說出了地產霸權這個硬幣的另一面。
天恩聽罷不以為然,馬道生也知道自己這個說法太不合潮流,二人不約而同把目光投向正接受記者訪問的利子君。
自從利子君成為集團主席後,以往行事底調的作風馬上改變,短短幾個月,報紙、雜誌都會見到他的身影,而且全部都是正面新聞,特別是娛樂圈的名人版,把利子君由一個寂寂無聞的有錢人,塑造成一個上流社會難得一見的鑽石黃老五。這顆急速冒起的新星,今夜帶著出身歐洲名門的女朋友一同出席,言論間向記者表示年內打算訂婚,把自己的定位改成為「事業愛情兩得意的成功人士」,只要這個形象深深打入社會大眾腦海之後,利子君在會社內的地位,就正式確立。

「看到人家帶著女友,不是味意吧?」大師兄突然打破沈默。
「說了十萬八千次,是那個衰人笑我,我才會面紅!」每次提起利子君枕著自己的胸部,天恩也會面紅起來,畢竟,只是一個少女。
「好啦好啦,以後也不再提起,但唔保證我會記得這個承諾。」大師兄口裡取笑著天恩,但心裡其實樂見自己看不到天恩的想法,因為正正反證了二人還沒有去到心靈互動的地步,大師兄對二人的「分離」抱有一線希望。

利子君好不容易完成了所有記者訪問,把女友安頓好後就走向馬道生和天恩身傍。
「大忙人放心把女友置之不理嗎?」馬道生一見面就開利子君玩笑。
「那件事你考慮得如何?」面對利子君的提問,天恩一頭霧水。
「抱歉,我還未鋪排好帶出這個話題。」馬道生向利子君作了一個抱歉的手勢。
「嘆慢版也有個限度吧!」利子君露出了上級對下屬的不滿。
兩人的對話,天恩完全不能理解。
「好!長話短說,記得我跟你說過特別部門的事嗎?」馬道生單刀直入。
「什麼?」天恩完全不明白是什麼回事。
「我想把你的聯絡方法交給他們,讓你來代替我一陣子。」
「什麼?!」這次天恩叫得更大聲。
「主權移交之前,特別部門是白屋其中一個分支,直接隸屬布政司的保安科。但之後就成了無主孤魂,十多年來沒有新成員加入,很快就會被陰乾,不過,我承諾過他們,只要有事幫忙就一定會答應,不過…」
「不過這傢伙要上大陸接受國務院的委託,基於會社不再接受兩頭蛇,他必須停止一切跟會社有關的事務。」利子君直接說出馬道生難以啟齒的理由。「特別部門一直都受會社監察,是會社的從屬。由你來代替他當外判,我認為合適不過。」天恩不知道利子君的說話是命令還是委託。
「什麼?」天恩又有被擺上檯的感覺。
馬道生急忙打圓場,「只是一個過渡安排,待我完成大陸那邊的事,你就不用當外判。」馬道生早已摸通天恩的脾氣,太強硬的話,她必定會馬上拒絕。
「接受也無壞。」大師作出了建議,「待在水晶店固然可以,但特別部門的委託,確實更易讓你提升,發掘到更多未知的潛能。」天恩也在細心考慮。
「這傢伙又檔機了!」馬道生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天恩。
「如果你擔心影響學業的話,我可以保證,只要我寫一封推薦信,你可以入讀所有大學,我名下的基金會給你獎學金,畢業後會自動成為我公司的職員。」利子君也知道不能一下子迫得太緊,唯有開出一個沒有人能拒絕的條件,去招攬這個難得的人才。
「不要…」天恩口裡說出兩字,馬道生心裡已經在爆粗。
「我不要什麼獎學金,更加不想受你擺佈,我會用自己的方法走自己的路…」天恩對利子君開出的條件不為所動。
「完了…」馬道生渡過了一生最絕望的一刻。
「不過,我願意當外判,直到你回來為止。」天恩不知道自己的說話方式會把人嚇死。
「小姐呀!你可否一口氣把自己的話說完,斷斷續續的,會把人嚇死!」馬道生忍不住出聲。
「哈哈哈,只要你答應就好了其他的都是次要,總之,我會提供你一切所需。」利子君聽到全晚最想聽到的說話,這時身邊有人走過來,向利子君通傳了幾句話。「我要失陪一下,你們今晚玩得開心一點。」之後向馬道生交帶,「你離開香港前把聯絡人的資料交給她。還有,不要死掉!」說罷就轉身離去。
馬道生無奈接受利子君的另類關懷。
「死?你上大陸做什麼?很危險的嗎?」天恩也想知道是什麼任務令利子君要劃清界線。
「唉…731部隊的孽,有人把它發揚光大…」馬道生不能透露太多。
「那…即是什麼?」天恩繼續追問,馬道生沒有再解釋下去。

這時候,家晴匆匆忙忙的走過來,
「天恩,我要先走,叔公在街上暈倒,直升機正送他入醫院。」
「直升機?!」馬道生和天恩罕有齊聲開口。
「我們家在長洲很有名的。」家晴每次提起自己的家勢,都會有種莫名的自豪。
天恩跟著家晴離開,「長洲…也太準了吧…」馬道生心裡正也不禁佩服祖師爺的批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