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久之前,法國和德國曾經是冤家。

法國和德國兩國為何是冤家?其實是資源問題,我們都認為,現代的工業需要大量的鋼,而要煉鋼,就同時需要煤和鐵兩種資源。法國控制了產鐵的地區,德國則控制了產煤的地區。工業革命後,法國的身體有德國沒有的東西,德國的身體也有法國沒有的東西,其實他們互相需要對方。但因為需要對方,而互相對對方的身體有控制欲,結果雙方先是舌戰,繼而動手,每天像是不衝突就吃不下飯。

最後打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兩國終於「攬炒」,雙方都被打到七個一皮,非常對對方充滿怨恨,經濟也打到崩潰,如果再爆發一場大戰,恐怕是無可挽救的核戰。特別是德國被打到美蘇瓜分,法國也被打到國家完全被征服,曾經的兩大列強,因為一場戰爭,淪落到自主權幾乎都保不住,終於想要怎樣永久性的解決大家的衝突。

結果,有一條法國仔提議,既然他們吵架的原因是因為互相擁有對方需要的資源。不如設立一個機構,去管理這些資源,大家不用搶平分就好,而且分出來的煤鐵,要控制用在建設而不是生產軍火上,防止大家利用煤鐵產生軍火去打其他人,不過要大家放棄部份主權給這個機構才能做到。

雖然兩敗俱傷,但是始終法國是強勢,德國是弱勢,所以這件事還是法國主動放下身段去主動攻略德國比較好。法國代表就說「你要來我家坐坐嗎?」,德國代表嗯的一聲點點頭,就被邀請到法國代表的家,一個歐洲一個只有幾人的教堂小村(Colombey-les-Deux-Eglises) 前聊天。對話內容大概就是:「嗯…你不嫌我的年紀太大了嗎?」「小傻瓜,我比你還要大七歲呢。」,結果雙方對對方產生好感,接下來就開始經常的通電話,以建立親密關係為前題交往了。

交往起來成效竟然不錯,因為歐洲各國都需要重建,有效交流資源使重建變得順利,慘變希望工程人人有錢賺。出人意料的,這麼多年兩者打到飛天死這麼多人的事情,竟然用愛就解決了。這就是「歐洲煤鐵共同體」,也是今天歐洲聯盟的前身。

因為得了甜頭,他們越打越親密,隔著條河的女王英國陞下,眼看著本來是世仇的法德,突然卿卿我我,還互相交換食物和日用品,並拉了一堆小國一齊開後宮派對。只覺得很噁心,本能上是排斥的,想要對他們避而遠之,但家道開始中落,對於裡面的事情(及食物)很有興趣又想進去玩。只是女王就是女王,進去就想要當老大,法國卻覺得…成為後宮的一員可以,怎可能給你當老大?英國自然覺得這很受辱。

法國的管家戴高樂,很討厭英國這種扭泥作態,特別是覺得英國和對面海的美國佬有「特殊關係」,而且水性楊花,喜歡搞海外情緣,對於歐洲人沒有興趣也覺得自己不是同類。覺得她只是趁有好處時加入,有禍時就會退出的搞屎棍,所以對於英國進來這件事也略加留難,連續兩次不准她進來。但在戴高樂被人炒魷魚之後,女王終於成功的登門入戶,加入歐盟。

不過別覺得英國熱情如火,實際上,加入後她的態度也十分的高傲,獨立異行,討厭跟大隊,例如創立歐洲貨幣單位時,英國就繼續用英鎊;自由通行的申根公約,也不參加。對於歐洲共同體關於很多規定也不採納,大家都覺得她不合群,不過英國不意外。

之後幾十年,英國都三心兩意,不知道要不要離家出走好。後來蘇聯解體,大量的東歐國家化敵為友,害怕被俄羅斯拐回去,便衝過來先後加入了歐洲聯盟(就是排擠俄羅斯),歐洲聯盟迅速的壯大,英國越來越覺得歐洲聯盟「已經不是以前那樣了」,「還記得以前的 user 好高質的」。

特別是成員越來越多,又越來越多跟英國不熟的東歐國家,英國覺得自己經常被法德霸凌,意見常常被無視,而且又常常覺得歐洲聯盟好像對自己沒甚麼用。越來越多陌生人跟自己住在一起,這件事更讓她受不了,離開的想法越來越強,可是都住了那麼久,又下不定決心。

當然,大家都知道結局:最後,她真的離家出走了。這個故事教訓我們甚麼?自己參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