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仔」不是香港特產,其源起自歐美。陶傑曾寫文章,歌頌約翰連儂的經典名曲《Imagine》,細味當中的歌詞,提倡世界大同不分你我國界膚色人種,正是世界仔的情懷。然而,今人將這種思想扭曲為全球化的理由。

今日,英國公投脫離歐盟,結果已塵埃落定,脫離。香港的主流報章,集中輿論指脫歐會導致歐洲經濟動盪,又渲染環球股市暴跌的景像,同時亦指歐洲年輕人對結果失望,塑造一種脫歐是年長的保守勢力壓倒年輕進步的訴求的印象。

英國離開歐盟,原因在此不作深究,但無疑是因為一股反對大一統,反對歐洲乃至全球一體化的思潮使然。

忘了那一位名家的文章(好像又是陶傑),裡面談到日本人的「距離感」。指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好比兩隻感到寒冷的刺蝟一樣,太親近彼此的刺會扎傷對方,太遠又不能互相取暖,要有一段適當的距離,才能既不侵犯對方,又能友誼相處,各取所需。

歐盟的一體化,令歐洲各國缺少了這份「距離感」,各方取暖時,就是無法找到舒適的安全距離。

世界公民是一種理想,實踐理想需要有實現的條件,而目前的世界並不具備這些條件。所謂的全球化,其實是經濟的一體化,而一體化所造成的壓迫,以及文化侵蝕的壓力,已遠離了《Imagine》一曲的理想了。歐洲的「世界仔」們,是時候清醒了,找回你們的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