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真係好慘,個個屋企地方細,幸好有「迷你倉」,可以放下啲自己私人珍藏。「迷你倉」對市民的作用,不是擺貨咁簡單,而係一個私人小天地,在枯燥生活中獲得生趣的地方。點知啲工廠大廈隨時會火燭,即使冇燒毀啲私人珍藏,救火淋水都浸壞曬啦。就算有火險賠錢都冇用,有好多嘢有錢都買唔番架。

想像一下,甚麼人會使用迷你倉?有個朋友,自細很喜歡鐵甲機械人玩具。兒時沒錢買,省吃省用剛好儲夠錢買,點知回到家後被媽媽發現佢偷偷地買,媽媽一怒之下丟了。兒時沒有金錢支配的自由,而一舉一動亦在父母監視之下。長大成人,工作賺錢了,有了自己購物的決定權,這位朋友重拾童趣,四出搜羅心儀的鐵甲機械人,越買越多,儼然成為收藏家。但他眼前要面對大部份香港人的共同問題:哪有地方放?

迷你倉可減少家庭磨擦

幸好這世界有了迷你倉服務之出現,每月租金並不高昂,小小空間,足可盛載很多美麗回憶。是呀,迷你倉放的不是貨物,是回憶!一個鐵甲機械人,可以是某次日本旅行遊中古店的戰利品。一個鐵甲機械人,又可以是某日花費了很多唇舌,才成功遊說朋友跟你交換的物言。你們交換的,不是鐵甲機械人,更加是一份承諾,朋友叮囑你以後要好好保存這個鐵甲機械人。當你每次探訪你的迷你倉,你一打開倉門,一段段美好回憶就如潘多拉盒子般湧出來。

而迷你倉又有私隱度,買了甚麼、要收藏甚麼,不用擔心被家中父母或配偶知道。即使他們知道了,但因為不是放在家裡篤眼篤鼻,亦可以減少反對聲音。想不到迷你倉可以起到減少家庭磨擦,建設和諧社的作用。不信?如果你隨意訪問幾個迷你倉用戶,相信佢地會講出類似故事。

迷你倉物品非金錢可衡量

我不知全港迷你倉經營者有沒有替租戶買保險,但如我前文所說,即使有保險都冇用。首先放得在迷你倉的東西,金錢價值未必高,因為如果金錢價值高的物品,都放入保險箱了。有的東西,是沒法用金錢去衡量價值,如一疊舊照片。有的東西,俾錢你都買唔翻,像絕版鐵甲機械人。

迷你倉大火,正好用來說明《心經》入面所講的佛學原理。正所謂「色不異空」。這裡的「色」是指我地接觸到的物質,我地可以用人體的感觀器官包括「眼、耳、鼻、言、身」跟這些物質互動。像一個鐵甲機械人就是「色」的物質一種,我地可以用眼見到它,用手去觸摸它。身體跟物質接觸的同時,腦部的「意」亦會在動,像看到某個鐵甲機械人即聯想起某日老婆說家裡沒地方放吵着要把這機械人丟了,但終於成功救回並安置在迷你倉的愉快回憶。

借大火解心經

至於「空」,並非指沒是,而是指無常。物質是無常的,會生會滅,而消滅往往在轉眼之間。你辛辛苦苦才從老婆手中救回這個鐵甲機械人,特意租個迷你倉把它好好安置,你以為它安全了,但怎料過兩天,迷你倉就失火,鐵也燒融了。當人們明白到「色不異空」的道理,便會明白物質是無常的,既然物質無常,我們便不應該把感情寄託在物質之上。不是跟你說鐵甲機械人燒毀了當無事發生,而是勸勉你從小就已經不要執迷,不要終日朝思夢想都要買到個機械人,買不到,飯都無心機食。買到了,又怕屋企無地方放,父母會丟掉,惶惶不可終日。人生有涯,有哪麼多精力寄託在隨時會毀掉的物質之上,何不運用精力多做利益眾生之事,並為自己尋求超脫六道生身之方法呢?

當然,淘大時昌迷你倉剛剛發生大火,一眾租戶正愁着自己的心愛物品毀掉之際,要是我們跟他們大談甚麼「色不異空」,無異於說風涼話。而即使大家文字上真的理解《心經》的意義,但實行並非容易。要是人人都看破了,個個早就了斷生死,超脫成佛,香港又怎會人口哪麼多?

政府部門、區議員、市民、迷你倉經營者,係時候一齊思考和討論一下如何處理好迷你倉的經營方法。我最不願見到的是政府斬腳趾避沙蟲,禁了就一百了。政府一時之間解決唔到居住地方不足的問題,明明有哪麼多工廠大廈空置可「活化」成迷你倉,至少讓市民可有條生路行下,有個私人空間放置自己的私人珍藏。要是沒有特別法例監管迷你倉,迷你倉起火風險高,救火亦困難。要是法例太嚴苛,經營成本大增導致收費高,最終亦令到一般市民望而卻步,成為有錢人的專利。點做至好,大家要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