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的因子,歷史交替不息,正如上回講廢土一樣。魯迅筆下的人血饅頭,象徵了人在危時藥石亂投,要多愚昧有多愚昧。愚昧導致悲劇,但單是悲劇卻教不了人清醒,需要一個像魯迅的人,跳出來說這是人血饅頭,愚昧的人才恍然大悟,這又是另一種愚昧了。

香港主權被移交後,面對日益嚴重的赤化和各種侵蝕。主流的港豬,不是做鴕鳥,就是用他們手中的選票,把希望投在一班「民主派人士」之上。比較開明的港豬,察覺到民主黨不行了便投公民黨,公民黨不行了投社民連,社民連不行了投人民力量⋯⋯當結果同樣地失望時,便認為香港休矣,主動投誠或移民。而上述的人,無論表面有多少名譽地位學歷,全部都在吃人血饅頭,都十分愚昧。

他們的愚昧,在於以為民主就等於代議政制,因為是代議,覺得自己平日可以置身事外。殊不知道代議政制的前提,要求大部份國民對政事的主動投入,起碼對自己的職業和生活圈子範疇內的,不人云亦云,有自己的思考和看法。而這些港豬對代議政制的FREE-RIDER式理解,令香港在民主進程不斷耗費時間,最後導引失敗、悲觀的結果。港豬不知道,自己的無知,才是香港民主了無寸進的主因。

民主並不如左膠所說是什麼「天賦人權」,歐洲的解魅過程、美國的獨立運動、歷史告訴我們,民主獲得的第一步,是平民具備洞察事實和形勢的能力,而且有決心和意志去對抗極權。港豬在口喊民主的同時,閑暇好談飲食旅行、「明星」新聞。即使參與社會運動,也是口號式的遊行,堅決「和理非非」,準時散水,第二天如常生活。這樣的行動,本質上,是自我安慰不是公民抗命。極權者看穿了,也放任這些無聊的把戲永續地上演,適時給予小恩小惠,幫助其成功轉型為變相維穩。

亦因為港豬愚昧,人血饅頭才有市場。度身為港豬訂做的消費民主餐單,每年主菜有「六四燭光」、「七一遊行」,由主廚支聯會和民陣專責主理。中間有泛民立法會議員炮製的「拉布」小菜,「特首下台」、「民主最黑暗一天」、「撐長毛就是撐自己」等的口號開(反)胃菜。

港豬自己將香港民主的民氣自我吞噬,但為何香港政制不民主的癆病還未好呢?他們大惑不解,傷心失望,但心裡還是感激多年來為他們提供餐單的劊子手,提供革命者的鮮血,胸腹上的哲古華拉頭像也脹起了,大家已經對香港的民主頁獻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