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灣迷你倉大火,由於有消防隊長在撲救期間不幸犧牲,加上舊工廈消防灑水設備欠奉,建築物內部環境惡劣複雜,大火燃燒了整整一天還未被救熄。但縱觀是次火警,沒有平民在火災中死傷(消防隊長是因公殉職),也沒有人被困,工業大廈的樓宇結構也沒有嚴重受損,故此損失的,頂多就是一些財物而已,這些財物,根據迷你倉有關的使用條款,可能會有保險賠償,也可能沒有。但總的來講,由於火警不涉及人命傷亡,故此消防處在已經犧牲了消防員的情況下,採取較為保守的撲救措施(射水降溫,防止大火蔓延),也是合情合理,無可厚非,市民實不必大驚小怪。

只是,有些自命社會青年領袖的人這下按捺不住,覺得這千載難逢的收割光環時機,忙不迭地跑去火警地點「打卡」,聲稱要為消防員送水,惟在今次大火中,消防隊可能什麼都缺,獨不缺源源不斷的清水。香港早已經不是1960年代的制水時期,現在香港的水可是多得要打開水塘的大閘傾倒落海的。

顯然易見,這就是典型的「傘後黃屍豬症候群」的臨床徵象。這些送水打卡的人,作為兩年前觸發雨傘革命的先鋒,其思維方式,卻在雨革失敗落幕後,無絲毫寸進,仍然停留在雨革期間那種:「前線開遮擋催淚,後有市民送糧水」的所謂「溫馨」場面,這與中共向來所吹噓的「群眾支前」運動(支援前線),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殊不知,雨革乃系政府崩壞,警察妖獸化與民為敵,出動前所未有之武力瘋狂鎮壓,市民才被迫要走上街頭,自發抗爭,以武制暴,故此方有後來「感動」無數「黃絲」的「前線開遮擋催淚,後有市民送糧水」。

相較之下,今次九龍灣工廈火警,消防員的處置是專業的,是有條不紊的。香港警察的崩壞,並不代表香港所有的紀律部隊都崩壞。既然消防員已經把事情做的很好,為何你們這些不懂救火的外行人士,要跑到火警現場,徒添救火英雄們的麻煩呢??

今次火警社會需要關注的焦點,不是消防員們需不需要喝水,需不需要飯盒,而是那名遺下4月個大孤兒的年輕消防隊長。意見領袖們大可以發動市民向犧牲消防員家屬寫心意卡、慰問卡,可以呼籲市民在消防隊長出殯(消防處一定會公開舉行榮譽葬儀)當天到現場獻花、致敬(用黃絲的習慣做法,貼label紙都可以)。與此同時,意見領袖們也更應該關注今次造成消防員犧牲,有否涉及消防處指揮失當?是否需要進行獨立的調查以防範悲劇重演??

凡事只求表面、不辨事理,好形式主義、收割光環,迷戀溫馨、催情的韓劇式畫面,是傘後黃屍豬症候群的普遍病症。筆者只希望這個病不要傳染到全香港,讓香港人集體智力退化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