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括香港人論,主要包括三樣嘢:對於民族自身的觀察(民族性、性格特質)、解讀(民族抑或民族性的來源及成因)、反思(尋求進步)。

(六)論公民民族論之虛妄(下):回應《香港民族論》第二章

民族非公民民族論者所理解般簡單。即便如《香港民族論》亦錯漏百出。我將在此寫下其中由王俊杰撰寫的〈第二章 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中幾個自相矛盾及含混不清的位。

先於第一節,王引用徐承恩之《城邦舊事:十二本書看香港本土史》,寫(A)香港早於英軍登陸之前,「本身已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海洋中華社會」。後來藉華人精英的事例指出(B)十九世紀末起上流華人建立出異於英華的本土身份,再以(C)一九二五年的省港大罷工作事例,引用高馬可以加強論證當時所建構出的本土意識:「證明他們忠於本土、忠於殖民地體系,而不是向中國效忠」,因為「英國人為香港帶來了自由與法治」。

及後王於第二章指(D)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中國移民「命運軌跡自此已有別於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香港亦成為一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命連共同體」,肯定了當時香港的本土意識開始萌芽。後來(E)七十年代的嬰兒潮及移民受本地流行文化薰陶,「以香港為家」,然其中一部份人「深受中國民族主義影響」。

於第四節,王指(F)開埠初的華人精英即士紳「建立起了一種本土認同,但卻有一種濃厚的階級意識,充斥封建奴性」,再指(G)九七後的港人甘於殖民治下「過往從未擺脫奴性」。隨後(H)幾年的種種強政引致人民反抗,「促成新一代本土意識」。

〈甲〉先有一個問題:到底有幾多代人,幾多次本土意識抬頭?有(B)(C)(D)(H)四代人共四次的本土意識抬頭。頭四節旨在說明香港民族之流域及其本土化脈落,可見有幾種形式的本土化過程:(一)(A)自古存在、(二)(B)轉化西方,自我建構、(三)(C)(E)社會教化,文化薰陶、(四)〈H〉反抗帝國殖民。都以社會歷史過程論述各世代如何本土化,卻就遺漏如我般的九七後新生代──從無意識到所謂舊制度與新制度之間衝突,以致產生(C)(E)(H)等,即(三)(四)的後天被動型本土化過程。若想完善本土論述,必須要補充此一章節。

〈乙〉(A)乃本身存在的古老本土意識,不屬「進化」而生之列。此時又有個問題,(A)的海洋中華社會,當時的社會意識何去何從?有無遺留至今?這群別於現今社會型態的人,必存相異思想,其「本土」必異。

〈丙〉於(C)中,王指出因為英人的教化令香港人異於中國,但又何解(D)(E)(G)(H)的人就沒有提及有否受同一套教化?尤其(D)(E)的一群,有否意識到香港之制度故受其教化,有否發生到公民民族主義所主張的「公民民族建構過程」?

〈丁〉我非強調後來的本地文化(歌、電視等)成就其本土意識,而係想指出(C)所論證的社會制度、價值觀等等,若當(C)所提及之自由法治係本土意識之根基,何以(D)(E)之眾非以接納自由法治來建構本土意識?若(D)(E)早已「默認」自由法治,該算是本土意識之「深化」而非「萌芽」。

〈戊〉(D)(E)之本土化過程有本地文化助力,然其他世代就無?(B)之士紳建立中華遊樂會打麻雀,何解此等文化不成為建構(D)(E)本土意識的助力,而係要等到一九七零年代本土文化產業發達,先得以有「文化」來凝聚本土意識?

〈己〉另外,(C)之本土意識與(H)之「新一代本土意識」又有何不同?

〈庚〉(F)(G)指香港人有為奴之根性,「只放眼短期政治利益而絕棄民主價值」,源於(B)之士紳。然而我於〈戊〉之中已發現當中(B)之士紳文化並沒有傳承到,故(F)(G)不應寫成承接關係,而「奴性」亦不成跨世代的民族性。
文章第五節,王指(I)「文化、法制和自由就是一個民族的一切」,要「將民族的美好習性保留下來」,之後又指(J)「必須要自保自主以維護已有的核心價值」。

當我睇到呢段,又有幾個問題:

〈辛〉(J)所講之「核心價值」到底為何物?全文少有提及。除(C)(F)有所提及過法治自由及奴性等價值觀,就無再提過,不過都沒有明確指明該些屬「香港核心價值」。直至文章第三節尾段指「中共入主香港之後,視本港的人權、法治、及自由等核心價值如無物」。這些對於核心價值社教化到香港人的論點僅只(C),何足令人信服(D)(E)之人都受同一套價值教化?

〈壬〉(I)民族的美好習性又包不包括(A)之海洋中華文化這古老生活方式?甚或(F)之百年歷史的奴性?

以上係我對《香港民族論》中〈第二章 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的問題。希望各位都認真思考一吓。

以香港人論之三維框架審視〈第二章 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可分成三部份:

解讀(民族抑及成因)──五代香港本土意識;

對於民族自身的觀察(民族性、性格特質)──奴性;

反思(尋求進步)──命運自決。

全文嘗試以社會歷史、族群源流、價價觀來論述香港人之本土意識,帶出香港人要命運自決,然而正中我下懷,文中的「香港人」概念之只有「華人」:「唯獨我們很少發掘自己的潛意識,當今日時勢趨生,要獨立建國之時,好少有將外族如上述的南亞人納入討論之中,皆因而家係港中大戰;加上歷史上又缺乏他們外族的參與;探討香港人民族性的時候,幾乎沒有人記得他們亦是政治框架下持香港身份證的香港人、或於公民民族論的理論框架下之香港民族一份子」。

縱觀全文,其思維混亂,未能自圓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