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就有高登巴打,約左係6月23日晚上7時半,香港公園太極園舉行悼念儀式(詳情請參考:https://www.facebook.com/263908584000343/videos/268875286837006/),悼念沙士犠牲既299位同胞。選址太極園係因為該處有銅像,紀念為港犠牲既七位公營醫護人員。

6月23日,係紀念香港終於打贏沙士,由世衛疫區名單中除名。沙士襲港,始於03年2月;係3月開始社區爆發,至4月2日世衛向香港發出旅遊警言,香港成為疫區。直至6月12日,香港再無出現新增感染個案;並且係6月23日,終於從疫區中除名。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無論係華夏傳統既春秋二祭,定係英倫既終戰紀念日,有文化既民族,都會揀特定既日子,悼念犠牲既英烈。定期掉念,等後輩唔好忘記現有既安逸,係前人用生命換番黎,而後輩亦有責任進一步捍衛我城,將更好既制度交俾自己既後輩。英女皇到今日,都仲係每年不絕,係十一月既冬日之中,向一戰英靈獻花,感謝佢地為國奉獻。

香港一直都係福地,一百七十五年以來絕少戰亂。連日軍進佔,亦只係打左兩個星期,死傷相對較小。但係沙士,卻係一次全港總動員。年紀稍長,都應該記得當日學生停課,番工帶口罩,仲有董太既:「洗手,洗手,洗手!」加埋當時經濟長期低迷、張國榮自殺、政府欲推23條等其他議題,當時香港幾面受敵,士氣低落,似無去路,到依家諗起,筆者仍然會訓唔著。

實際上,當時亦有朋友,將家人或者小朋友送到外國,以避開災情:如果係以個人或者家庭利益優先,依個安排並無不妥。但係就有更多既香港人,選擇左另一條路,企係醫務前線,全心救港。尤其係逐漸瞭解疫症之惡之後,企係前線既英雄,係知道自己以死相搏,隨時會為國捐軀。部份案件,病情惡化得極快,患者上午仲可能同屋企傾電話,到下午就送入深切治療部,繼而就失去知覺,然後離開。所以每一次上前線,都有永遠番唔到屋企既危險。結果真係有七位公營醫護同一位私家醫生犠牲,其中包括自願調到前線既謝婉雯醫生。

世界各國,都有故事教導國民既榮譽心。荷蘭地處海平線以下,大部份土地係靠築堤而黎。當地就會教小朋友:如果見到堤壩裂開,出現一個洞,必需要立即用手指塞住,否則水壓一增,就會堤壩決堤,全國受災。幾位沙士英烈,就係用佢地既生命,保衛左我地每一個人既性命。所以悼念佢地同埋其他犠牲既同胞,係應有之義。

選擇係疫區除名日為紀念日,除左係慎終追遠之外,亦希望香港向前看。自開埠起,香港挑戰不斷,由一開始倫敦想放棄香港,到香港一步一步前進,終成為世界知名既城巿,首屈一指既金融中心。高馬可既《香港簡史》就有寫過,香港每次逆境,都可以絕境逄生,愈戰愈強。今日我城面對既挑戰亦大,更需要我地追思前人,學習佢地既精神。

後日,你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