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先聲明,我的確有點討厭大帝,亦有點欣賞居里,但我是綠軍的粉絲,所以我不是來替勇士抱不是的。還有這個只是一個創作故事,到底事實是否如此就如神鬼之說一樣信則有不信則無,這也是陰謀論吸引之處。

六月十一號晚上,Adam Silver的辦公室坐著三個人--Tyronn Lue、Steve Kerr、當然還有Adam Silver。坐在大班椅上的Adam Silver看著面前的兩個人,摸了一下自己那個光滑的額頭,然後跟剛帶著球隊領先系列賽的Steve Kerr說了一聲恭喜。

「三比一的優勢。我不得不說勇士在你帶領下真的所向披靡。」

「若果真是單純地祝賀我的話,留在我們奪冠後再說。」Steve Kerr在NBA打滾多年,早已看出今晚這場見面的目的。「怎樣了,要我們打到第七場嗎?」

「你明白的話最好。」Adam Silver向後靠著椅背。「每多打一場,當中對NBA收入的影響你很清楚,不是嗎?」

「收入是你身為總裁要考慮的事沒錯,但我要想的只是帶領球隊贏下每一場比賽。」

「你說得對。」

Adam Silver站了起來。

「可是這個世界不是單憑『你是對的』就會順著你的意思走,只要關符到利益二字,再離奇的事也會發生。」Adam Silver沒等Steve Kerr接話便繼續問道。

「你有看美洲國家盃嗎?」

「沒有。」

「巴西對秘魯,你覺得那隊會贏?」Adam Silver看似沒理會Steve Kerr的答覆。

「巴西。這件事跟我的比賽沒有關係。」

「因為全世界都覺得巴西會贏,所以它最後一定要輸。」Adam Silver一直盯著Steve Kerr。「明天就算秘魯在門前用手把球拍進網裡,球證也會判入球有效。在利益面前,任合常理都是狗屎。足球如是,NBA也一樣。」

「你不能這樣抹殺我們球員一整年的努力!」

「努力能帶來多大回報?」Adam Silver依舊用平靜的聲線回答。「騎士會選Tyronn Lue作領隊不是因為他很努力,而是他懂得把球隊,把NBA的利益放作第一位。你是球迷喜愛的領隊類型,而Tyronn Lue是聯盟喜愛的。」

Tyronn Lue聽後一笑,也向Steve Kerr說了一句話。

「球迷喜歡你,你贏得掌聲;聯盟喜歡你,你贏得金錢。對我而言,後者吸引力大多了。」

「你要墜落是你的選擇。」Steve Kerr回了Tyronn Lue一句話。

「清高是一件好事,但難道你覺得單憑你與球員就能挑戰整個聯盟與不同莊家嗎?」

「這三場勝仗就是最好回應。」

「別說笑了 Kerr。」Adam Silver冷笑了一聲。「你今天不向我們屈服沒關係,過兩天我可以隨使找個理由把Green禁賽,叫Tyronn Lue安排一個正常的戰術打誇你們,同時在場上弄傷Curry甚麼的,然後球證一切都不會看到。我能要你贏到三場,自然也可以要你連輸三場。」

Steve Kerr沒有再說一句話。他知道現在這個聯盟比他在公牛時的還可怕。他可以不求名利,但不能棄球員的安全不顧。

「想想吧Kerr。只要到了第七場,我保證給你一個最公平的比賽環境--如果接下來兩場你願意聽我說的去做。」Adam Silver走往門口,Tyronn Lue跟在他身後。「除非Curry有一天能達到Jordan或者Kobe的高度,不然你們還是乖乖聽話好一點。」

六月二十日,總決賽第七場,勇士連輸三場,騎士首奪冠軍。

到底是Kerr繼續抗命令聯盟暗中出手,或者是他已經失去帶領球隊奪冠的動力,也許只有當天在房中的三人知道。我們只能看著大帝感動落淚,然後聽著Adam Silver說騎士花了多少汗水與努力,打破了聯盟又一個的紀錄,繼續相信NBA是一個充滿奇績的地方。

圖片來源:毛言地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