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基遭共匪跨境綁架後歸來香港,得到主流民意一面倒的讚頌,搞得香港人才剛剛「我們都是何思思」,轉過頭又要「我們都是林榮基」,真是好難觸摸呀。

林榮基的確展現了勇氣與承擔,但神化受害者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他的記者招待會,主要是蒙難經歷的講述,是個受害者式的分享,是因無力感的嘆息,然後得到了憐憫式的讚歌。活像被性侵犯後向公眾道出經歷的女性,大家的頒讚是感性的、憐憫的、捍衛弱勢的,好像被所謂「人性的光輝」照耀一下,黑暗便不復存在一樣。

主流傳媒同偽民主大黨亦理所當然地把林榮基的弱者角色進行勵志式包裝,將受迫害的事實淡化,把受害的捧成英雄。明明見到張德江就像個發情淫婦般濕遍了,就大大隻字喊「向強權說不」。果不其然,「老江湖」民主黨也只是向多年的老相好共產黨撒個嬌,轉頭就是去信習近平要求公開交代「林榮基事件」。「香港眾志」則表演叼報紙入中聯辦,吠一下港府徹查事件,無槍無炮無金主,有的只是大是大非前永遠示弱到底。

被強姦的不會只得林榮基,但得到掌聲的卻不會是那些敢反抗的人。年輕人天天被港共和老政棍聯手出賣迫害,自殺死的都已經二三十個。死不了的,拿起磚頭反抗起義,卻沒有像林榮基一樣得到主流媒體及民意一面倒的「英雄加冕」,或許「加冕暴徒」便很難把自己的無動於衷和懦弱合理化。

直視自己的懦弱總是痛苦的。別人的自行救贖,倒映出自己等待救贖的懦弱。佛洛伊德說人是趨樂避苦的,直視自己的無能總是心靈上的痛。香港人等死也是希望無痛的,所以給無力的蒙難者戴上光環,肯定相似者以肯定自己,好讓心裡的陰影被抹去。「我們都是XXX」,就是個自憐而鎮痛的自我期許,是一張自我描繪的「光榮戰死」圖畫,一塊會被「暴徒小孩」撕破的畫皮。所以,還不手的被稱為「英雄」,敢還手的是「暴徒」。

我們是要勇敢地求生,不是自欺地求「光榮戰死」。因果報應終究是虛幻的,殺人放火金腰帶卻是實在的。香港的問題是,給受害者很多的讚譽和憐憫,而不予野蠻者來個迎頭痛擊。勇氣總是容易被麻醉,美國人現在也喊禁槍喊得很大聲。沒有槍,不等於邪惡能被停止。美國人擁槍的權利,是要令他們在危難中有足夠力量拯救自己。美國人當年如果不敢拾起槍,天天問軍火呢金主呢,還能建國嗎?人終是要靠自己的。

我慶幸初一義士得到的是不絕的爭議,總比矯情的憐憫好。殺出血路的人,總是在懸崖峭壁、風高浪尖中探路。走行人路的,總是只有安慰的淘汰。香港目前這個歷史未曾見之局,需要無懼者為群眾開闢離開紅海的路。

(作者的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criticism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