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辦公室中只有一點螢幕的白光,空氣中飄著咖啡的香味,他停下在鍵盤上飛快地打字的手,那起咖啡杯一飲而盡。心想:「若果這份投標書成功中標,我就可以賺一大票,然後買屋、結婚,再去一個豪華的蜜月旅行……」他伸一伸懶腰,向著無窮的黑暗作勢咆哮道:「可惡的睡魔!不要再來打擾我!」

「我可沒有打擾你啊!」漆黑中傳來一把聲音,把他嚇了一跳。一個上身赤裸、下身圍著淺黃色布的男子,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你好!我叫許普諾斯,是掌管睡眠的神,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想睡覺?

他心想:「看來我不知不覺中睡著,還作夢了……」之後說:「對啊!你有辦法?」許普諾斯說:「我這裡有顆藥丸,你吃了之後就可以不用睡覺的了。」他想:「反正只是夢境,吃又何妨?」於是就伸手取去藥丸並吞下去了。

許普諾斯說:「好了,看你也在忙著,我也不打擾你了。」然後就慢慢隱沒在黑暗中。他揉了揉眼睛,「沒有醒來?我不是在作夢?」說也奇怪,他的睡意真的全消了。

後來他的投標書真的中標了,他完成了他的夢想:買屋、結婚、蜜月旅行,生意還越做越大。但自他吞下藥丸開始,他沒有再產生睡意,就算趟在床上也是睡不著,不過他不敢向其他人說,就連太太都被他裝出來的鼻鼾騙到。

不知過了多少個夜,他又在床上睜著眼看著天花板。突然黑暗中出現一個上身赤裸、下身圍著深黃色布的男子。他一見到那男子就興奮地說:「許普諾斯,見到你就太好了,我很想睡覺,你幫幫我吧!」

那男子說:「我不是許普諾斯,不過我想我也可以幫你的。」說完那男子就將手放在他額上。慢慢他感到很輕鬆,眼皮也慢慢下垂。那男子說:「我賜予你名為『死亡』的永眠,你就好好睡吧。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許普諾斯的孿生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