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八個月前在深圳被中共擄走。僥倖得到回港機會後,昨天(6月16日)他在記者會上說,他不敢也不會再回去中國。

林榮基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過大概也和他那一輩讀書人一樣,中文書讀得多,仰慕中國文化,幻想自己可以為現代中國做點事。在香港這個只有識字份子沒有知識份子的商業都市,創辦銅鑼灣書店,不是香港醒目仔會走的一條路。書店經營了二十年,最後賣了給別人,但是自己仍然留在書店打工,那是命中註定他不能避過共產黨魔爪的這一劫。他書店賣的書,內容就是共產黨在中國一黨專政下如何無所不用其極的故事。但是,他可能沒有想過,自己會變成故事的主角。他往返中國,直至今次他被擄走八個月後,他說,他不敢也不會再回中國去了。

佔領運動後,有零聲的新聞報導,某某組織的成員,回中國探親時,被中國拒絕入境。隨手google一下,名字有嚴敏華、黃定華、錢詩文、黃瑋琪,有社民連的成員,也有學民思潮的成員。學民思潮好像如來佛祖,喃喃自語般每一次都要求中國當局解釋,又要人家交代有沒有入境黑名單和相關理據。這其實是泛民主派向來的論調:我是生活在香港的中國人,為什麼我沒有權回到自己的國家呢?但是,港中互有出入境關口,而且利用這條邊界進行出入口管制,行之有效已經幾十年。先不要說中國人有中國人的法律觀念和邏輯推理,更不要說究竟在中國是黨大還是法大,中國當局拒絕香港人入境,哪需要什麼法律理據?以上幾位小朋友,應該多謝中國邊防人員拒絕閣下入境,否則在中國境內,由中國國安出手又好,中央專案組出動也好,好像捉銅鑼灣書店幾個人那樣,把幾位小朋友人間蒸發,應該對共產黨來說是亳無難度的事。

其實,大家為什麼還要去中國?回鄉探親?中國遊客每個月來香港三百多萬人次,他們要來香港探望你們,應該更方便吧。旅行?全世界只有中國可以去旅行?工作?真的沒有其他選擇了嗎?今時今日,身在香港已經沒有什麼人身保障,如果閣下還自願送羊入虎口,沒由來的跑去中國吃喝玩樂,那麼只能說,祝你共享十三億中國人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