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青年新政公怖他們唯一的區議員退黨。翻看內文,原來鄺葆賢退出到公怖當中已有兩星期,肯定是深思熟慮的決定,但她今天在臉書的退出青政帖文竟然無交代退出的原因。筆者必需撰文強調,這是對政治丶對民主制度的原理基礎也不懂得的表現!

鄺當日是以青年新政的旗幟當選,這些選票混合了對她個人和她政黨的支持。當選的議員退黨是違反了選票中支持她政黨部份,所以必須對此負責,詳細交代原因。這是政治人物的先修慨念,如果不交代,是毫無誠信的表現。但我也不認為她必須辭職,若果瞭解其退黨原因後,選民覺得她真的是背叛,只需之後用選票懲罰她。

鄺不但不交代原因,而且在姿態上繼續和青政合作,那就更加奇怪了,為什麼要退黨呢?若果她和黨的路線變異(註:彈出彈入也是一種路線),更加要析述出來,讓大眾辨識。如果她是希望保護青政免被評擊,就更加白痴,結果必然是對她和青政做成更大傷害。不要以為大眾會因不交代就不揣測,尤其是臨近選舉,可以別再這麼幼稚嗎?

鄺的行為,令筆者覺得她處理退黨一事好像男女分手一樣。希望將自己塑造成一個顧念舊愛的好女仔,但,啊哥(姐),這是政治事件啊……

對於青年新政,若果你們知道原因,她不交代你們更要搶先交代,若果她真是因為「擇善固執」和你們分開而你們不和她切割(註:她那篇臉書退出貼文中最初的版本,最後有「#擇善固執」的tag ),証明你們是什麼呢?可以解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