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傍晚,林榮基先生成爲首位公開銅鑼灣書店事件始末的受害者,網上主流意見都是在稱讚林先生勇敢,老共可恥,當然少不免就是香港人真的很棒。當然,建制、泛民、本土媒體和政黨亦開始發表其立場,新一輪的傳媒戰恐怕又開始。至於小弟,則有幾點「鬼唔知阿媽係女人」的想法想跟大家分享。

一、在談一國兩制已死之前,應把焦點放在人身安全上

臉書普遍意見都是說一國兩制已死,好像一定要把事件連上政治不可。無錯,這件事的確是和政治有關,而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亦不是因爲林先生事件而起,大家喊了這句口號也不少於五年。要把事件定性為全香港人關注,應把焦點放在香港人的人身安全身上。藍絲可以說違反法律就要被抓,但説明不了抓走的過程是如此恐怖;中立撚可以說只是片面之詞不足為信,但解釋不了爲何事件如此耐人尋味;港豬可以說自己討厭政治,但壓抑不了面對人參安全受到威脅的恐懼。正如筆者曾寫道:「到了現在,不要說爭取什麽香港獨立、民主社會、又或者單純寄望能夠買樓上車,就連平安地逛個街、看本書、上個網、抒發一下自己情感,隨時都會被人抓。」在談政治之先,好好面對當前這次事件——一個關乎你人身安全、令你得知香港是如此不安全的綁架事件。

二、當大家都同意老共視法治如無物時,還說和理非的都是智障

其實大家一早都知道老共「冇咩係做唔出」——幾年前的李旺陽被自殺事件、陳光誠逃走事件、劉曉波被軟禁、艾未未無緣無故沾上官非,還有八九六四,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這次事件由於當事人是香港人,加上現身説法,才令大家心中的恐懼變爲確定的事實。但諷刺的是,當大家都同意老共視法治如無物時,還是有人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又或者不屈不亢地對抗老共。他們只停留譴責老共,只靠示威表達不滿,生怕「激嬲」大陸,怕共產黨開槍。小弟很同意讀者馬特所講:「林榮基先生,謝謝你的勇氣,但我怕香港人會辜負你。」各位,老共已經沒有在北京當著外國傳媒開槍差不多三十年了,但當中所侵犯人權、草菅人命之事卻多不勝數!各位,不是示威遊行表達不滿的年代,是要懂得保護自己,不然只是一隻隻待宰的羔羊。還說跟中共談判?不論公開也好,密室談判也好,面對一個如此不合理的政府還跟他理性討論,只是在對牛彈琴,是智障。

三、當出來護主的都是香港人時,別説他們有苦衷

林先生在記者會中明確表示香港政府、警方信不過,且從來沒有在失蹤事件出力。不少人覺得這是對之前走出來為事件説項的保皇黨一大巴掌。但諷刺的是,有時這些人卻又會說保皇黨、建制派、警察、政府有苦衷,想用和平理性的方法去説服他們改變心意。再看看今天在各藍絲專頁還是清一色「抵死」、「得罪國家」、「為黃屍爭取選票」、「林先生説話陰聲細氣不可信」等留言的時候,足證明這些人沒有苦衷,是出賣自己靈魂、良知的渣滓。特別在不少中國論壇都說事件不尋常時,而這班「逢中必撐」、深怕香港被「外國勢力」入侵的都是香港人時,你就知道出賣香港人利益的是自己香港人。這些人眼中只有自身利益而沒有良知,不必可憐。

四、如果林先生在香港的時候你仍擔心他的安危,證明這個香港並不安全

昨日跟友人談及此事,友人第一個反應是:噢,林先生今次大禍臨頭了!我則安慰說現在把事件公開了,只要林先生一直留在香港相信問題不大。他卻説:現在的中共「有咩係做唔出」,小弟覺得他的話值得反思。的確,不少香港人跟友人一樣在擔心林先生安全,我亦鼓勵各位站出來至少要確定林先生不會像李波般神秘地在香港被帶走。但是,如果林先生在香港的時候你仍擔心他的安危,其實證明這個香港並不安全。說白一點,你不再相信香港的政府、警察、法律能保證香港人的安危。那麽,你有兩個選擇——要麽移民,但你沒有資格欣賞林先生的勇氣,皆因他沒有像你般面對恐懼時逃走;要麽留在這裡,用你雙手保護香港,保證你和你的家人在這裡能安居樂業。

結論:那該做什麽?

正如小弟半年前寫道,銅鑼灣書店事件不單純是港獨、中立、保皇等「分黨分派」的政治事件,而是關乎每個香港人安危,和最基本的人身安全有關。如果你還有一絲人性,還有一絲危機感的話,應當站出來保護自己。

另外,如其讚賞林先生面對恐懼的態度,又或者譴責老共如何不當,面對自身恐懼時,現在是一個機會叫你站出來發聲。當然,這裡的發聲不再是區區遊行示威表達不滿,又或者跟老共交涉那麽被動,而是動起來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維護家園、法治和制度,而方法恐怕也只有一個——香港與老共割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