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基不怕生命受威脅,將「銅鑼灣書店事件」內情和盤托出,令人敬佩。現在我們差不多肯定「兩制」壽終正寢,剩下只是該用什麼方式面對。

李波持有 BNO,但中共仍能以自編自導自演的方式,迫逼他在鏡頭面前放棄居英權,繼而失去活動自由。林更加說:「美其名係監視居住,但我連行出去一步都無,只可以望住個天孤立無援」、「我唔知港府救過咩人」。我們過去常常覺得 BNO 為逃生後門、港府值得信賴,經此一役,種種幻想可以休矣!香港人要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不被侵犯,必須自己勇敢站出來,別無他法。

又所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實際乃古代專制獨裁之復辟。利用訂書紀錄追查及打擊異見分子,有殺錯,無放過,根本是明太祖喜歡的「瓜蔓抄」手法!正因預計誅連甚廣,林才強調「我不想讀者覺得我出賣了他們」。秦朝末年,陳勝、吳廣尚且懂得揭竿起義以抗暴政,我們不應在沉默中滅亡,事甚清楚。

民陣七一遊行主題是「決戰 689、團結一致、守護香港」,689 死期將至,何需決戰?反而「捍衛人身安全,聲討暴虐政權」宜作為今年主題,唯有這樣做,中共才可能在民情洶湧下放過林及一眾涉事讀者,否則他們境況堪虞。

「和理非」抗爭手法固然惹人討厭,但當大家未有勇氣「火燒中聯辦」時,將之包圍,逼其交待,也未嘗不可。

請緊記林的苦心:「呢件事唔係我個人嘅事,係香港人嘅事。香港人底線,係唔會向強權屈服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