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新聞,相信大家也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不一一詳敍。

這事件我們看到香港人的反應,訝然、驚慌、嘲諷、猜疑。而我只有一個感覺,憤怒。

匪國逐一將戰俘放回香港,要他們公布自己不是被俘虜,然後再被送回匪國之地軟禁。一次又一次踐踏香港法治與尊嚴,而我們看到甚麼,是聯署還是遊行?

清醒的反省一下,我們之前沒做過這些事嗎?匪賊的反應怎樣?「國家大於地方主權,人在我國抓,事不由你管」這種回應,不知道你們怎麼想,我倒聽得很厭,也不期待牠們會有別種說法。

我們不知道牠們以後會怎樣。現在的情勢,自由民主像是陽光,匪賊就是影子。我們面向陽光時,影子必然在後。跑得不夠快,陽光會消失,陰霾將會覆蓋我們,直至大樹倒,青草滅。

林先生在火車站前回頭,李波「拿錯了」硬碟,他們為我們爭取了多少時間,而我們就浪費了多少時間。

沒錯,黑暗已經籠罩著幾個銅鑼灣書局負責人,或許是我太倔強、不想認輸,但梁天琦在新東補選期間教會了我,我們不能打著輸數想像以後的事。

現實上,的確我們是很弱,但如果我們連自己也看不起,那還怎說獨立下去?這件事上,我們已經沒有退讓的餘地。今天是林榮基,明天可以是泛民以外的人。當然,我們可以如常反共,讓他們看打壓不會打斷我們的追求。

我們看到匪國在嘗試微控(micromanage) – 釋放、銷案、回去軟禁,到上一次李波「自願」去匪國,香港已由憤怒變成一片死寂,甚至林榮基回港已經沒甚麼回響,看看你六月十四日的臉書,反應連100毛筷子也比不上。

我們看到五人在危險之中,估計他們的家人也有潛在危機,「我們都是林榮基」?我不敢妄自代入一個身陷危難的人。這不是政治打壓,是名正言順的綁架、脅持、俘虜。抓人的是中央乜乜組,軍隊,還是特務,有甚麼分別?

匪國需要你表態嗎,你看到一隻螻蟻在地上張牙舞爪會想到甚麼?說「啊,我走錯地盤了」,然後躬身轉頭走?如果事情如此簡單,我們還要哭訴多年求一個「一國兩制」嗎?

李波不找英領事,林榮基不找港警、政府,正正表明了,有機會幫到他們的不是外人。奧巴馬表明不支持藏獨,不會為小小香港轉風向。我們沒有外援,剩下的,能反抗的,只有我們自己。

再恐懼也要向前走,到被籠罩時,你一定會冷死,無關被影子覆蓋,而是被「習慣了」的人心冷死。看著同路人慘白的臉,你也不會再走得動。簡單的一個「人」字,舉起雙拳就變成「火」。不只要向前走,還要有揮拳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