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義,就是不事生產為股價服務。
The duty of CEO is to raise the stock price.

此句背後含義,假定了一間公司做得好,股價就會上升,做得不好,股價就會下跌。這件事若要發生,必須是市場資訊充份,股價接近公允。事實上,經濟學假定了長遠來說,貨品的價格會趨向均衡點。以牡丹樓排隊買魚柳bell chan為例:要排幾條隊,大家一定會選擇前面較少人那條隊。然後每條隊差不多長。假設每條隊前面都是五個人,那麼你買包的時間價格就是等五個人。如果有一條隊前面果人死都話要食乾炒牛河,個收銀話得漢堡包,阻住條隊,啲人見到,就會排去第二條,原本果條得返一兩個人排。呢啲叫市場訊息。如果啲人熟邊個收銀手腳快,邊個收銀做野慢,咁手腳快果個人條隊就會長啲。呢啲市場訊息就唔係咁易得知。

股票市場上面,要比較同一版塊內嘅股票孰貴孰平殊非易事。大眾只能知道公開資訊,包括股份的財務報表、新聞消息。因此不少人、分析者只睇財務報表、過往股價表現、資金流、來分析。財務報表某程度上反映公司實況,股價走勢反映大眾如何估價,資金流則反映基金大手操作、策略。可見現行之分析亦非依據公司實況來定公允值,而是根據meta-gaming,大家當股市是一個遊戲來對賭。

這種風氣底下,分析股價者往往不是熟悉行業內情的工程師,而是對行業一知半解的數據分析師。公司要滿足數據分析師,就做靚盤數,結果公司要年年賺,要年年派息,不能保留股息做長遠投資,不能蝕十幾廿年去投資一個極高回報的項目。更甚者,為了做靚盤數炒一些高技術高人工的資深員工,請一些新手濫竽充數,將貨就價哄騙客人、不務正業卻在弄虛作假等等。

難怪企業領導者為股價不務正業,根據華爾街的潛規則,若CEO不能帶領公司股價上升,即炒魷換人。

要講務虛玩財技的表表者,非頻頻搞形象提升工程的領展莫屬。領展不斷裝修商場,沙塵滾滾趕走客人,然後以商場升級為由加租。再用穩定租金來源去融資,藉政府盈富基金重手買入去穩定股價,然後應該管理的商場卻十室九空,而且陸續有商戶捱不住貴租結業。

有留意過股匯等投資的朋友也知道,財經界一直都有一個神奇現象。股民想了解一間科網公司,不會問Programmer 、專家、行內人,會問財演(財經演員),彷彿財演懂得寫程式,摸清行內每間公司優劣。究其原因,就是有有怎麼樣的演員,就有怎麼樣的觀眾。大家問完其實都不求甚解,只求一個冧巴,然後就去炒股票賭大細。他們篤信「金融才俊」營造出來權威形象(如常言明投資需要做功課,以示自己足功課),結果明明只靠蠶食強積金、收股息等寄生的「金融才俊」,卻是不少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外行領導內行、公司不務正業、人人是非不分,這就是新自由主義底下的扭曲社會。

由政府至市民,都是為股價服務,那又有誰為人民服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