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基先生,謝謝你有勇氣公開地講述如何被中共無理擄走,如何被中共威迫作出有違良心的事。謝謝你,大家都知道短短一個記者會背後是多麼沉重的包袱,你做了很多香港人都不敢做的事。

你說,你有感這件事並不單單是你個人或銅鑼灣書店的事,而是全香港和所有香港人的事,因為中共是明明的踐踏香港人的自由,而你就是要告訴大家香港人是有風骨的。

但我怕香港人會令你失望。

要知道,香港人是怕激嬲共產黨,怕共產黨開槍的。他們只會突然訝異香港何時崩壞至此,然後繼續對著後生仔講「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做乜咁激進」,「社會已漸漸失去對年輕人的耐性」。

其實大家都知道這些事情終會發生,沒有什麼好詫異的。在同代人中,相信有不少人對中共做得出這種行為不會感到十分驚訝,因為這就是他的本質,一個龐大無所不用其極的利益集團,而是次事件只是為我們既有的觀念添加了一份有力的證據。

不要再跟我說一國兩制了,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以前的十年只是幻象。但香港人似乎仍然享受在這種幻象當中,享用著繁華過後的餘暉。在這座小城土崩瓦解之際,香港人想的恐怕不是風骨而是移民。

但年輕人沒有那麼幸運,我們走不了,要留在這座正在崩塌的城市中繼續生活。這是屬於我們悲哀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