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君是一名足球員,司職防守中場,正在效力一支業餘球隊。踢足球是他的夢想,雖然只能踢上業餘,還要只是後備,但只要有機會穿上球衣,踏上草地替球隊上陣,他就已經心滿意足。

「哪個不想當恩尼斯達?」這句是他常說的話,不過他知道自己的資質,只要他有份出場的比賽他沒有重大差錯就心滿意足,若果能貢獻助攻的話更可以樂上整天。

  同樣情場之上,他也一直等待著機會,為了那個自己喜歡的女孩。

K君陪過她許多個晚上。雖然大多都只是被她找出來然後聽著她訴苦,不過K君仍然好好珍惜著每一個「落場」的機會,做好一個旁聽者的角色。我們都看得出來,她只當K君是一個好朋友,或者是更親密一點的密友,但這就是極限,沒有能更進一步的可能。

不久之後,球隊的正選防中受傷,表現不過不失的K君接過正選一職。我們這班朋友都為他高興,於是一個晚上找了他出來吃個晚飯興祝,結果出席的除了K君,還有他喜歡的那個女孩 - 那晚他們牽著手一同出現。在中場我跟他走到外面吸煙,才知道撮合他們的是一滴眼淚,一個擁抱。

得知她有好感的對象有了女朋友,K君把握機會進攻,然後正中紅心。

我想這應該是K君最快樂的時光:能以正選上陣,不管是球場還是情場,得其一已經難得,何況是兩全其美?只是若果這段快樂的時光能多保持一會就好了。

一個月後,本來的防中復出,K君很快就回到後備席上。雖然失去了正選,但K君也沒抱怨甚麼,因為他知道自已身為球員的水準比本來的防中差遠了,現在的他還沒有爭奪正選的能力。

再過了一個星期,她離開了K君。「抱歉,你很好,但我冷靜下來後就知道自己其實不是真的喜歡你。若果再把你當水泡,這對你不公平。」

這就是離開前她說的話。

這晚K君喝得大醉。我們站在海邊,他伏在欄杆上哭得肝腸寸斷。「足球天份不高,我明白;但感情我也只能失敗收場嗎?」他不斷重複著。我沒有答話,因為感情這回事我自己也搞不懂。

你努力做好一切,但到頭來辛苦追求的別人卻輕易趕過了你。也許別人也有付出過,但你們付出同等汗水,得到的回報卻不同,這就是現實中最令人不解的一環。感情要靠感覺這道理你我也明白,但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轉眼就對別人投懷送抱,當中那種無奈也有很多人經歷著。

「也許,你一直只是個後備。」

這句話,我沒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