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生員罷工,新聞訪問了一個泳客。他年屆半百,一個普通中年男人模樣,面對鏡頭給了一個普通回應:「依家泳季開始,最好唔好罷工啦,影響到人㗎嘛。」

近年香港盛行「左膠」一詞,彷彿凡左必膠,必須予以痛批。其實大家忽略了,左派本非罪,左派維持政治生態平衡的功能是相當重要的。

所謂左派,就是十八世紀法國三級會議之中,坐在國王左邊,代表資產階級,工人,農民。左派代表社會新進勢力,追求改變和革新,與之相對的右派則作風保守,代表教會,貴族等傳統勢力。至於現代政治,左派多關連到工人組織,社會福利,以至平等權利,普世價值等陳義更高的理想。

所謂關懷大愛的左膠觀念,其實是左派政治的奢侈品,尤如蛋糕頂的忌廉,孔雀張開的尾巴,遠望花枝招展,迷人奪目,不過絕非其根本。回歸基本,左派最重要的政治功能就是保護工人階級利益,抗衡企業資本剝削,這也是左派對於維持資本主義社會穩定的最大貢獻。歐美等地政治生態健全,其左派工會動員力強,影響甚大,一旦發動罷工,火車飛機沒有人開,劇集電影也沒有對白可讀。固然經濟有損失,卻有力保障勞動者免於過度剝削。

反觀香港一些左派,捨本逐末,置勞動階層利益不顧。工人運動需要與企業周旋,本大利小,於是左派一概只說不做,改談一些玄之又玄,無以名狀的普世價值,轉化為福利和戶籍,再藉此籠絡選民,獲取政治利益。

至於為何左派膠化如此,也許問題不在左派,而在於平民。救生員罷工應該揀冬季,空中服務員罷工應該揀淡季,總之影響到我就唔得,最好罷工都要輪班分階段,下午六時開始上午八時結束,罷完都唔多覺。膠,不限於左派,而是深入平民骨髓,無處不在。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左膠。

最後,如果你問法國平民點睇垃圾工人罷工,他會答你:「市政府有責任清理垃圾,如果佢揾唔到工人嚟清,我咪倒啲垃圾去市政府門口囉!」Vive la f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