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試過,看到電影的精彩處,心底不期然想大聲喝采,甚至有鼓起掌聲的剎那衝動?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但是,你有試過在電影高潮,突然激動地鼓掌嗎?或者,你有聽過觀眾的掌聲嗎?

沒有。

就算有,也只會出現在電影節放完電影,出現工作人員名單的時候,或是少數cult片的零星掌聲。但這是觀眾表達對電影整體的讚譽和欣賞。這與看到電影精彩處,情之所至的拍掌截然不同。這不奇怪嗎?

原來,在以前六、七十年代的香港,看電影時,觀眾時常會爆出大片的掌聲。當時的戲院,流行放映黑白分明的武打片。當處處忍讓的黃飛鴻,在關鍵一刻,拔刀相助,儆惡懲奸,觀眾就會響起連串掌聲。相反,當石堅這個壞蛋竟然得勢時,觀眾就會報以噓聲。

這是香港戲院文化中,一個極為普遍的現象。更令人驚訝的是,這種現象,竟然不約而同,同樣出現在世界各地,例如美國的中下層地區、德國、北非等戲院。

到了今天,掌聲在電影高潮揚起的文化,當然早已經消失無蹤。

這種電影掌聲文化,之所以會出現,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觀眾極為強烈的代入感。雖然當時的電影,人們明知都是不真實、虛假的,但也正正因為現實的生活太呆滯刻板,人們便更希望代入電影,這個繽紛多彩的不真實世界。

那時候,電影的世界觀是狹窄的,好人壞人都很單純。無論是花花公子、流氓惡霸、好色無賴、目中無人的富豪,都是忠奸分明。電影中守望相助、鋤強扶弱的道德觀,也和單純善良的觀眾一拍即合。於是,觀眾完全代入主角,勇敢對抗壞人,與人物同喜同悲。人們為角色的痛苦而低頭落淚,也為角色最終得到幸福而歡呼拍掌。

今天,儘管導演已經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氣來營造現實感,觀眾仍是難以代入。
為什麼?只因我們早已不再單純。馬屎埔農地、七警、佔中……當我們看到這些新聞,你還相信電影中那個簡單而黑白分明的世界嗎?你還相信美國隊長,可以個人的力量,就足以擊潰無比強大的大政府大財團嗎?欠缺代入感,自然不會有鼓掌的衝動。

今天,社會的壞人惡棍,早已不是粵語殘片中的貪官污吏,也不是蝦蝦霸霸的流氓惡棍。社會變得越來越複雜,真與惡、善與惡的界線,也越來越模糊不清。各種不平等、剝削,以各種美麗的理由合理化、制度化。於是,我們繼續乾瞪着眼,看着樓價繼續攀升,可以完全脫離人的購買力,還相信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和天生有缺陷。對於真正處於劣勢、傷殘缺陷的人,我們讓他們自生自滅,又相信這是基於自由公平的「市場競爭」。

當然,如果現在你看電影時,突然大聲拍掌,打擾了人,隨時罵聲四起。不過,電影掌聲文化的消失,某程度上,也代表一種善良世界觀的消亡。

掌聲不再,只因我們不再單純。複雜的我們,再也無法代入簡單的電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