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瑯琊有關的歷史一直較少人注意,但如果我們從瑯琊故事入手去重溫魏晉南北朝時的歷史,可以對比出不少今時今日香港人面對的社會現象。這些現象包括被北人入侵要移民、嶺南文化崛起,以及假和尚橫行。

三家歸晉

香港人最熟悉的歷史莫非三國,而三國時代的結局,可以用一句話總結:「三國盡歸司馬氏」。即使曹、孫、劉三家曾經叱吒一時,最終敵不過由司馬懿所領導的司馬家。三國最終歸於一統,並由司馬家建立的晉朝取代。可惜司馬懿的子侄並唔爭氣,晉朝建立政權不是很久,便爆發「八王自亂」,司馬家族自己人打自己人,兄弟叔侄之間同室操戈,一打就16年,晉朝元氣大傷,令北方遊牧民族有機可乘,終於在311年爆發「永嘉之亂」,其後晉朝首都被遊牧民族攻破,晉懷帝及晉愍先後被擄去及遇害,天下大一統的晉朝就此滅亡。歷史上稱這個天下一統,以洛陽和長安一帶中原地方為根據地的晉朝為「西晉」。

北人入侵便移民

香港人自1997之前,已擔心北方勢力入侵香港,令香港變質。到今天,香港人對北方政權的討厭程度與日俱增。不喜歡就走,仍人之常情,有條件的香港人都會想着移民。無錢無條件移民的人留在這裏等死,古今一理。魏晉南北朝時期的中原人士,普遍都有這種移民念頭,但不是人人都可以走,要有條件的世家大戶才可以移民,而他們移民的方向,通常是由華北移民去華南。

帶頭南下移民的,就有司馬家的皇族。上文提到「永嘉之亂」後中原人的首都被北方政權破壞,皇帝被擄,西晉滅亡,但司馬家的皇族卻「死唔曬」。其中瑯琊王司馬睿一早就聞到「晉爆」的味度,於是提早南下,渡過長江,來到建業(今南京),一則避開北方戰亂,二則謀求新發展。瑯琊王這個移民大計,終於修成正果,在晉愍帝被俘,東晉政權正式滅亡之後,瑯琊王司馬睿便於318年稱帝,開創東晉這個新朝代,定都建業,是為晉元帝。瑯琊王在走難移民的過程中,竟可升格做皇帝,可見來自「瑯琊」這號人物,實在唔簡單。

瑯琊係大戶

但原來東晉政權得以在華南建立,最大的功勞並非瑯琊王本人,而是全賴「瑯琊王氏」這一族人居中籌謀,代表人物有王導和王敦。又係「瑯琊」,到底「瑯琊」係乜東東?原來「瑯琊」本來係位於今山東省的一個郡,秦朝以後瑯琊郡聚居了很多名士和世家大戶,包括一眾自漢朝開始已世代做大官的王氏一族,人稱「瑯琊王氏」。西晉之末,北方異族入侵中原,中原大亂,「瑯琊王氏」和其他高門大族紛紛移民,遷徙至長江流域避難,史稱「衣冠南渡」。「衣冠」就是指原居於華北地帶的高門大族,他們平日個個衣冠楚楚,知書識禮。其中「瑯琊王氏」因為人才輩出,並且掌握時機,輔助東晉建立政權而顯赫一時,並在首都建業附近設立僑郡「瑯琊」,以便安置同鄉。所謂「僑郡」或「僑州」,就是已移民他鄉的人在新地盤建立的聚集地。好像現在香港的北角,因為聚集了很多從福建移民來港的人,便有「小福建」之稱,「僑郡」的意義同屬此理。

嶺南文化崛起

香港人一直以嶺南文化自居,而這次起自晉代大規模「衣冠南渡」,與嶺南文化的崛起,不無關係。雖然魏晉南北朝時期的「衣冠南渡」,北方士族的移民目的地,以長江流域即係今日浙江省和江蘇省一帶為主,但仍有小部分新移民流入福建省,甚至翻過五嶺進入廣東省一帶。這些都是香港新移民的始祖。其後亦有兩次大規模「衣冠南渡」,包括唐朝爆發「安史之亂」以後,以及北宋爆發「靖康之難」以後。香港到現在仍有為數不少的「客家」村,保存着獨特的「客家文化」。所謂「客家人」就是以客籍身份居於某個地方的新移民。當然,新移民在新家園居住得久了,亦變成了舊移民,而「客家文化」亦演變成香港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部份,而香港「客家人」的祖先,大概可以追溯自上述三大「衣冠南渡」時代。

我們居於嶺南地區的百越人,前秦時代一直跟中原文化隔絕。即使秦朝統一天下,在今廣州越秀區開設南海郡,但由於嶺南地方人口稀少,加上文明程度落後,一直不為中原人士所重視。直至魏晉南北朝時代開始有「衣冠南渡」,中原人向百越人傳入較為先進的農耕技術和其他文化知識,並逐漸與百越人通婚,血脈融合,使嶺南地區居民文化水平大大提升。由於嶺南地區的戰事沒有中原地帶那麼頻繁,能夠有效地保存自北方傳入的優秀中原文化。加上嶺南地區有自己獨特的地貌和人文風情,與中原文化互相碰撞,於是發展出自己一套嶺南文化。而香港正是嶺南文化的重要代表。

假和尚橫行

最後,我想講講今天在香港看到的假和尚橫行現象。所謂「假和尚」,就是那些不專心鑽研解脫之道,反而借佛教之名來斂財和弄權的出家人。開創這種歪風的人當數南朝時代的梁武帝蕭衍。

昔日晉朝開國之君司馬炎以篡位方式奪得曹家魏朝的天下,到後來偏安江南的東晉,亦因為被篡位而亡國,可謂天理循環。其後,江南幾個政權都以篡位方式輪流執政,我們總稱之為「南朝」。南朝其中一個朝代叫梁朝,由蕭衍於502年稱帝而建立,是為梁武帝。梁武帝自520年開始沉迷佛教,全國各地廣建寺廟,耗費民脂民膏。他縱容僧尼四處圈地拿特權,很多僧尼都以做買賣和放高利貸而獲取暴利。最過份的是梁武帝本人多次往同泰寺「捨身出家」,但沒過幾日便由大臣籌錢把這個皇帝和尚贖回來。而每次贖身價都是天文數字,一億錢、兩億錢,錢從何出?說到底就是老百姓的民脂民膏。

不少人認為,梁武帝以出家為名,斂財為實,說他是假和尚的始祖,一點都不過份!正所謂上行下效,皇帝如此,其他和尚尼姑以及一眾官吏,更加有恃無恐地假佛教之名盡情斂財。佛教變成一盤生意或騙財工具,這股歪風,千百年來由梁武帝流傳到今時今日的中國大陸和香港。聽聞電視劇《瑯琊榜》就是以南朝中梁朝作為時代背景而創作故事,我一集都未看過,不知電視劇有沒有關於梁武佞佛的情節。

佛門中人有很多是很正派的,卻被假和尚這些害群之馬敗壞佛門名聲。最近香港街頭出現很多假和尚假姑尼,打扮成出家人的樣子,假借助人祈福或積德之名,向路人兜售不值錢的法器以賺取暴利。另有一班市民看不下去,自行組織糾察隊伍,當街當巷揭穿這些假和尚惡行。禮崩樂壞,政府無能,老百姓唯有自救,這種打假行動很值得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