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10年, 政府落實興建高鐵,以發展經濟的名義逼走了一條菜園村。六年過去,社會大眾仍然關心的,是工程的成本效益。面對無止境的超支和延誤,我們都為浪費了的公帑感到可惜和憤怒。但在金錢以外,有多少人會記起菜園村的無辜犧牲,為村民無了期的等待和煎熬發出過一聲悲嘆?熱議背後,總遺留著一些無人問津的人和事。

2010年,菜園村47戶村民逼於無奈,離開自己住了數十年的故居,來到了一片荒蕪的菜園新村。經歷合資買地,路權爭議,水電供應等重重波折,現時新村總算漸見雛形,村民亦總算在八鄉元崗新村及大窩村之間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家。

菜園村兩大問題

5

交通極不方便
當問及搬進新村民後遇到的問題,89歲的高婆婆馬上回答:「交通好差。」「以前一出村就係巴士站,宜家要出村去巴士站最少都要行半個鐘。」高婆婆的興趣是種菜,種完菜後邀約朋友一起用餐,分享勤勞的成果是她的一大樂事。她會把吃不完的菜拿到荃灣菜市場賣,唯新村的交通不便,令高婆婆要拉著「車仔」來回折騰2-3小時。

高婆婆:「如果政府肯幫手一早起好左」

居住環境未如理想

4

搬到新村後,政府只提供了臨時屋予菜園村村民,並未就建新屋提供任何協助。結果村民要自己找承建商興建新屋。在政府的特惠安置方案下,合資格住戶可以獲得特惠現金津貼六十萬元,但村民直言六十萬根本不足以興建新屋,大部分村民都要「自己貼錢」。賠償不足令村民只能選擇次一級的承建商,間接拖慢重建進度。新屋未落成,村民只好繼續住在臨時屋。高婆婆指那些臨時鐵皮屋「完全唔暖」,「落雨又成日漏水」,實在難以抵禦寒冬的她只好搬進尚未完成的新屋。

後記

2

當年政府宣佈興建高鐵,全村上下被逼走上街頭保衛家園,令菜園村去留問題成為一時熱話。隨著2010年村民屈服搬村和政府提供一筆看似可觀的賠償,菜園村事件在大部分人心目中慢慢凋淡,彷彿事件已經完滿解決。也許就是我們這種不經意的冷漠,助長了無情的政府。整個訪問中令我最深刻的是高婆婆的一句:「政府咩都唔肯幫手,剩係識嚇我地……喺正你隔離開工震到你屋企啲野跌晒……又有人嚟話要放火……咁我地驚咪唯有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