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奧蘭多市(Orlando)槍擊事件,死五十多人,兇手為阿富汗族裔,被查出,涉嫌跟伊斯蘭極端份子有聯繫。歐美各地人民,再次討論難民處理跟反恐政策。法國總統奧朗德讉責暴力,希拉莉只想維持反恐政策,川普又大力抨擊奧巴馬政治正確,不敢驅逐Radical Islam。奧巴馬一直收拾布殊爛攤子,又撥放更多資源於NSA、CIA,跟德國BND、英國GCHQ,繼續借用情報、滲透去打擊激進份子,平定中東,但又遙指要再次檢討槍械管制。眾人強烈指罵奧巴馬、英國政府、跟歐盟反恐不力,難民衝突依然,槍械管制更嚴,皆於事無補。

難民、中東亂局所衍生的動亂,不能採取更嚴的槍械管制去杜絕。由難民、中東亂局說起,美國責無旁貸。美國二戰後跟蘇聯冷戰對峙,入主中東包圍俄羅斯,搶奪當地石油。然而,中東國家信奉伊斯蘭教。伊斯蘭教義跟信徒排他性強,易生衝突。美國因此跟以色列對中東各國態度曖昧,漠視中東內戰,但不斷到各國空地駐軍,維持世界的秩序。中間種種過程,需要槍炮。

美國立憲初期,都容許人民持槍,推翻政府。槍械一向由持牌店鋪賣出,需要登記買家身份。買賣貨物需要詳盡的身份登記本來就十分危險,因為店鋪手抄、或經電腦系統記錄,都有可能資料外洩,容易淪為不法之徒的謀生工具或欺詐材料。而且,現今全球科技水平強盛,教育開始鼓吹創作、DIY,自己得閒買刀買電子器材砌機跟平日買餸一樣平常。恐怖份子發動襲擊本來不一定要用槍,可以用其他。槍械管制更嚴、什至禁槍反令其他平民構成不便。其他平民面對有槍有炮的恐怖組織,恐怕只會失去性命,未能伸張正義。

另一邊廂,歐盟一直就 EU gun ban 上討論良久,同樣要求禁用半自動槍械,或加入官方槍擊協會,接受更高規格和恆常的監管。 歐盟6月10日都跟各國達成初步共識,購買半自動或自動槍械時需要遵守更多規條,過期的槍械不能使用,而且借用更詳盡的交易紀錄和買家資料,打擊更多走私武器販賣。打擊走私武器,固然可以杜絕更多大殺傷力的恐襲,但 deep web 上都有不少DIY 教材,不是只會上去網購就了事。而且,歐盟數個國家如捷克、奧地利、芬蘭,素有打獵傳統,用槍用一世。法案一出,住在山上,喜愛打獵的平民可能被檢控,私隱跟生活習俗受到侵犯。而且,歐盟反恐不力,難民衝突依然,教人懷疑歐盟的官僚制度和執行力度。美國人民面對槍械管制的質疑,歐洲人民都會有。

香港人呢?總是太相信法治、制度。面對糾紛、不義、罪惡,一會報警,二會漠視。內心太怯弱,不敢行出多一兩步去交涉,去出手。平日依賴他人去解決自身問題或糾紛,漸漸忘記昔日的騎士精神、俠義風骨。昔日的俠義風骨,到了今世,反而用作歌頌穆斯林的殘暴。想起昔日的抗爭片段,總有一大班撚人給自己作藉口,道不要激嬲共產黨,解放軍會入城。其他人聽到振振有詞的哭腔,都不禁放下自己的武器了。行動當初,當你受到襲擊時,你可以指望蝙蝠俠去出頭。不過,現實的葛咸城從來沒有蝙蝠俠。香港的警察跟左膠一樣都是狼群。你要伸張正義,最終都要靠自己雙手。如果他日建國,憲法可以容許人民持槍,香港人也許免於承受更大的人禍。

從來,理性之人,持有槍炮,不一定會日日開槍解決紛爭,但都更主動講出來,訴諸行動。合法持槍,就要達到真正的和平談判,不是全部人都沒有武器作惡。和平談判的前提,雙方都要身份、能力相等,包括武力。放下槍械,放棄自保,皆於事無補。